2011年8月24日

大學之道

大學之道

文章日期:08/24/2011 05:19 pm
 
港大是我心儀已久的高等學府,可惜至今無法圓夢,只能在高大圍牆外可望而不可即,誠人生憾事也。

上世紀七十年代初,美國不顧歷史事實,不理中國反對,把釣魚台私下交予日本,遂在香港引發一場「保釣運動」,在運動的輻射之下,激發了青年學生熱愛中國、探 索中國的熱潮。那時候,港大陸佑堂不時舉辦中國週的展覽和講座,我雖然不是港大學生,但經常到場聽國際著名學者關於中國的演講,這些學者都是訪問完中國後 路經此地的。記得有一次,熟悉中國事務的印籍女作家韓素音在陸佑堂作報告,會場上豈止是座無虛席,簡直是擠個水洩不通,我無法去形容當時的盛況,但對港大 學生的愛國熱忱留下極其深刻的印象。

我寫了以上這麼多文字,無非想說我對港大不算陌生,我對這所百年學府懷有深厚的情誼,她的一舉一動,她的一言一行都吸引著我,今年建校一百年,作為一名生於斯長於斯的普通市民,實與有榮焉。

近日發生在百年校慶活動的事情深深破壞了我的觀感。國家領導人親到校園祝賀百週年校慶,還送上厚禮,我們還未言謝,當中便有一小撮學生乘機攪局,竟然責罵校方向權貴獻媚,多麼難聽的說話,多麼失禮啊!
《禮 記大學》開首便說:「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港大的校徽有「明德格物」四字,不知同學們弄懂沒有?「明德」就是要明白做人的道德稟 性,從而向好去修行,「格物」就是「致知在格物」,即若要增長知識,必須對事物進行深窮的研究,不要人云亦云,要獨立思考。論語有云:「有朋自遠方來,不 亦樂乎。」今天朋友來了,我們不表歡迎還去搗亂抗議,實非應有之義,把百年校訓拋諸腦後不止,難道要把校訓改為搗亂反叛才好嗎?

同時,我對這次訪校安排的焦點人物校長的表現大所失望,看到他一派戰戰兢兢,反反覆覆,委實令人難過,不但沒有校長固有之威嚴,更失去了一個學者應有風範。我忍不住在此想請教校長幾個問題:


你為甚麼要連發四次道歉聲明,你到底做錯了甚麼?有這個必要嗎?你的道歉是為了平息風波,還是為了自己的前途?

你當真不知道訪校的安排嗎,如果真的話,你這個校長之位可能被架空了,枉為一校之長了。

如果不是港大發出邀請,難道是領導人自己要來?人們一般絕不會做不請自來這種丟臉的事,這樣說,太匪夷所思了,也令領導人的顏面蕩然無存。
 
你的確說了港大再不屬於香港,但是第二天你否認了,你辯稱是不再只屬於香港。你的反覆,是發自真心嗎?

學生問你,如果學生有事你會站在哪方?你竟然毫不思索便說當然站在學生一方。校長,你這樣是不分青紅皂白,明知是你的學生錯了,你不去施教,反而不問是非曲直作出支持,這是溺愛啊!
「養不教,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惰」,校長,請你深思吧。

凡響 at 09/05/2011 12:38 pm comment
我也對港大校長的表現心生反感。有看到這個電視鏡頭嗎﹖那天,校長走近示威學生說:“你們站在陰涼處,我郤要在太陽之下......(不記得原話了,大意如此)”當時,校長雙手拉起自己的衣襟作搧風狀。 校長的動作,不知怎地令我想起黑社會的打手。實在有失斯文﹗校長大概以為自己高人一等,他的待遇就是要比學生優越才行﹖ 想起令人尊敬的蔡元培先生,我們國家缺少這樣的人才實在太久啦。
锐眼苍鹰 at 08/28/2011 09:28 pm comment
有胆识,有见地,肯承担者能成大事。但求稳稳阵阵保住这分工,自以为有点小聪明者,最终会被唾弃,被民众所不耻,“衰收尾”。沉默的民众眼睛是雪亮的!就看英明的中央政府想要专才,还是要庸才或奴才。
锐眼苍鹰 at 08/25/2011 10:39 pm comment
校长混饭吃,香港各种待遇条件太吸引各类“学者”了;学生混沌过日子,父母社会太宠爱他们了;传媒混淆是非黑白,政府太混蛋,读者太弱智了;你太混混愕愕了,社会生态早变了,还在孤芳自赏!
KM at 08/26/2011 07:01 pm reply
當前香港的狀況令人厭倦,駡得最兇,嘈嚷最多的是一班唯恐天下不亂之人,我等並非渾渾噩噩之輩,屬於沉默的大多數,我只是不平則鳴,忍不住發聲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