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7日

都是簡體字惹的禍

                                          新版人民幣壹佰圆鈔票(照片來自網絡)

                                          香港渣打銀行壹佰圓鈔票照片

匯豐銀行壹佰元鈔票照片

早前,人民銀行發行新版人民幣,仍然是1999年發行的第五套,只是當中的一百元幣調整了一些內容和增多幾項防偽特徵,人民銀行此舉,把近年來屢傳內地將要發行第六套人民幣消息驅散於無形。
但是,有學者觀察過新版一百元人民幣後,認為〝壹佰圆〞的「圆」錯用了,應該用「元」才對,該學者又指出:《中國人民銀行法》明確規定人民幣的單位是元,輔幣是角、分,因此,新版百元鈔用「圆」的字樣是錯的。(注意,這個「圆」字是「圓」的簡體寫法)
學者的點評,在民間一石激起千層浪,回響的聲音有附和也有反對,因為茲事體大,中國印鈔造幣總公司不得不站出來給大家一個說法,筆者看過相關的報導後,除了認為回應差勁、理據冗長卻薄弱,不足以服眾之外,對內地厲行漢字簡體化五十年衍生的弊端又有深一層的理解。
1962年發行第三套人民幣之前,人民幣除了輔幣外,全部用「圓」標示幣值,但是,漢字簡化措施是在1956年已經開始推行, 到了1987年和1999年發行第四套和第五套人民幣,才用上了「圆」的寫法。 而這次新版百元鈔票沿用「圆」,於是,中國印鈔造幣公司振振有詞說是傳承歷史,同時,又搬出《說文解字》、《辭海》、和《現代漢語詞典》關於「圓」與「元」釋義,力證兩字相通,還貼上了香港匯豐銀行和渣打銀行的千元鈔票樣作為佐證,渣打寫法:港幣壹仟圓,匯豐寫法:港幣壹仟元。
若說「圓」與「元」相通,應僅適用於錢幣方面。 在中國貨幣歷史上,硬幣先出現於紙幣,到了近代,硬幣較多呈環狀,所以叫做「圓」,例如銀圓、銅圓等,到了出現紙幣後,以「圓」標示幣值依然不改。 至於甚麼時候說「元」等同「圓」,應無從稽考,《說文解字》也解釋不了。
「圓」「元」兩字若用於其他方面,其含義風馬牛不相及,相差何止十萬八千里,絕對不能混淆。 「圓」,是一個圖形,最多的解釋是完滿和周全的意思,例如圓環、圓滿、圓夢等; 「元」,是開始和第一的意思,例如元宵、元首、元月,如果寫「一圓復始」或者是「自元其說」,一定讓人笑歪了嘴。
在使用於貨幣的時候,新版百元鈔票用「圆」,我認為是沒有問題的,但是,我有所疑問,既然兩字相通,何不一簡到底,採用「元」來標示幣值呢?作為外資金融機構的匯豐銀行尚且能夠用「元」標示幣值,為什麼一力推行漢字簡化的內地,卻如此因循守舊呢?這次新版百元鈔票出現爭議,雖然有點多餘,但我認為是簡體字引起的誤會,也可以說是簡體字惹的禍,它的禍端容後另議。

2015年12月14日

琴操侵犯版權

琴操能夠週旋於北宋一幫文人雅士中間,一方面,當然是這些士大夫階級閒來無事,終日留連在舞榭歌臺,日子混得久了,自然與琴操稔知和接受了她;另一方面,琴操不但能夠彈琴,也懂得唱歌,本身又有一定的文學底子,詩詞歌賦難不倒她,所以,蘇軾、秦觀之流,都視她為知音好友。
有一天,琴操在歌樓侍宴,席間,一名歌女演唱秦觀的《滿庭芳》:
山抹微雲,天連芳草,畫角聲斷譙門。
暫停征棹,聊共引離樽。
多少蓬萊舊事,空回首,煙靄紛紛。
斜陽外,寒鴉數點,流水繞孤村。
銷魂,當此際,香囊暗解,羅帶輕分。
漫贏得青樓,薄倖名存。
此去何時見也。襟袖上,空有啼痕。
傷情處,離成望斷,燈火已黃昏。

歌女唱完後,蘇軾問琴操:「你懂得唱這首曲嗎?」琴操回答:「懂得,而且還能夠把歌詞改韻。」 秦觀聽見琴操能夠把自己的詞作改韻,於是大聲鼓勵她唱出來,琴操稍加思索,便婉轉唱出:
山抹微雲,天連芳草,畫角聲斷斜陽。
暫停征轡,聊共引離觴。
多少蓬萊舊事,空回首,煙靄茫茫。
孤村裡,寒鴉萬點,流水繞紅牆。
魂傷,當此際,輕分羅帶,暗解香囊。
漫贏得青樓,薄倖名狂。
此去何時見也,襟袖上,空有餘香。
傷心處,離成望斷,燈火已昏黃。

琴操用「陽」韻代替了原詞的「文」韻」,一曲完畢,蘇軾和滿堂賓客大力鼓掌稱贊,都認為不但唱得好,韻也改得好,可以說,二次創作非常成功。
在座賓客向原創者秦觀問有甚麼意見,會不會感到自己的作品被抄襲了?秦觀稱贊琴操改得精彩,自己的詞是用「文」韻,聲調較為低沉,琴操改為「陽」韻,聲調比較響亮,容易朗朗上口,一點也不感到被冒犯。 秦觀又說,王勃《藤王閣序》的「落霞與孤騖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不也是改自前人庾信的「落花與芝蓋齊飛,楊柳共春旗一色」嗎?但是,當今世上,卻人人稱頌落霞和秋水,而忘記了他也是抄襲前人的作品。秦觀又說,自己的詞其中的一句:「漫贏得青樓,薄倖名存」,也是改自杜牧《遣懷》的「贏得青樓薄倖名」的。
在座的朋友對秦觀豁達胸懷和真誠態度都感到萬分佩服,此後,兩首異韻的《滿庭芳》,在文學史上互相輝映,同時傳頌千年而不衰。

2015年12月7日

東坡軼事

蘇東坡一生坎坷,遭逢不佳,仕途阻滯,屢遭當權派打壓。 宋神宗推行新法,先不容於王安石為首的新黨;神宗駕崩之後,舊黨上台,又不容於保守派頭領司馬光。 好在東坡為人樂觀豁達,情緒智商極高,非但沒有倒下去,反而創作了不少千古傳誦的詩文,與父、弟三人一同擠身「唐宋八大家」之列,在中國文學史上佔有極其重要的地位,成為舉世公認的大文豪。
東坡年少時頗為張狂自負,自命不凡,居然自稱:「識遍天下字,讀盡世間書」,還把它寫成對聯公然懸掛堂前。
有一天,他去廟宇進香,看見一個老僧人在看書,東坡與之借過來閱讀,此書不看由自可,一看嚇得一身冷汗來,這本書東坡一個字都不認識,經過老僧人的解釋,才知道書中的文字是梵文。 自此,東坡方知道天上有天,人外有人,再也不敢自誇識遍天下字,讀盡世間書了,回家後靜俏俏的把那副對聯加了四個字,成為:「決心識遍天下字,立志讀盡世間書」,以此作為座右銘時刻鞭策自己。
蘇東坡雖然才高八斗,但是為人情操高尚,失意時不失方寸,得意時仍守尺度。 他其中一件為人所感動的事,就是對妻子一往情深,妻子過世多年仍然念念不忘,十年後,寫了一篇交口稱贊的詞,《江城子》: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斷腸處,明月夜,短松岡。
這首詞還附有簡短序言:「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顯然這是東坡想念亡妻,午夜夢迴,因而躍起床而作。 他的繼室王閏之,是原配王弗令妹,續弦也要選姐妺,其專情可見一斑。
有人會問,蘇東坡和琴操又是甚麼回事?應該這樣說:世上本無事,庸人自擾之。 琴操既不是周星弛零零發中的遼國奸細,也不是一個壞人家庭的狐媚女子,她只是一個薄有才氣的歌女、宋詞全集中能夠留下幾闕頗堪欣賞的作品的女詞人,她對東坡固然有仰慕之意,只止於對大文豪的崇敬而已,而蘇東坡也欣賞她潔身自愛之餘,還有過人文才。
琴操最負盛名是她將秦觀著名的「山抹微雲」改韻,以今天的說法屬於「二次創作」,得出的效果和文釆,竟然和原作者各擅勝場,不分軒輊,成為千古佳話,此節容後再述。

 

2015年11月30日

天下第一詞

如果說蘇軾是中國古往今來最偉大的文豪,相信反對的人不會很多,原因是他博學多能,無論詩詞曲賦、琴棋書畫,乃至古文哲學,樣樣皆通,而且全部是第一流水平,都屬於殿堂級之作。 儘管我上一篇博文講述了王安石三番難倒蘇學士,那只是王安石弄權設計戲弄,蘇軾偶有不察,才會陰溝翻船,況且,馮夢龍的話本只是道聽塗說,甚至是憑空虛構,所以絕不影響蘇軾在文學世界的地位。 其實,我看過另一個平話版本,王安石三難學士的主角是歐陽修,而不是蘇軾。
宋詞大概有幾萬首之譜,芸芸宋詞之中,能稱得上是天下第一詞,應是蘇軾「念奴嬌」(赤壁懷古)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
亂石穿空,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
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公謹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
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
人生如夢,一尊還酹江月。
我手上有一本內地學者寫的、在香港出版的書:《宋詞排行榜》,「念奴嬌」(赤壁懷古)高踞榜首,得分28分,比第二位岳飛「滿江紅」(怒髮衝冠)超出10分之多,也比第三位李清照的「聲聲慢」(尋尋覓覓)超出17分,第四位又是蘇軾的「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 儘管我不完全同意書中的計分方法和參考依據,但認同他前十首的排列,所以不妨拿出來佐證一番。
唐代文學以詩為主流,代表人物是李白和杜甫,到了宋代,文學則以詞為主流,代表人物一定是蘇軾和辛棄疾,所以「蘇辛」並稱,兩人都是豪放派。 《宋詞排行榜》把柳永的「雨霖鈴」(寒蟬淒切)排在第五位,而辛棄疾的「永遇樂」(千古江山)只能排在第六位。
一千年前,蘇軾被貶謫至黃州,雖然是人生最失意的時候,但是偉大的東坡先生,不但沒有垂頭喪氣,反而到處遊歷,以史詠懷,他來到赤壁古戰場,用豁達豪邁的胸襟情懷,用恢弘大度的氣派,用前所未有描述格調,以及用雄渾有力的筆觸,寫下「念奴嬌」這闕不朽篇章。 這闕詞,境、史、人、情互相交織穿插,只有大文豪蘇軾才能寫得如此絲絲入扣,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他站在長江邊,穿越時空,回到八百年前三國時代,緬懷少年英雄周瑜率領東吳軍隊戰勝曹魏軍隊光輝往事,在描述周瑜英雄氣概之餘,不忘添加周、喬二人兒女情長,使得整闕詞宏大豪邁之中猶帶婉約溫柔,跌宕起伏之餘,軟硬兼備,寫得如此高超精妙,難怪後人評為樂府絕唱。

 

2015年11月26日

感恩節頌媽媽

媽媽,
親愛的媽媽。
一身兒女債,
半生做牛馬。
為了子女不受風雨侵襲,
你有如擋風遮雨的瓦。
為了子女不受豺狼侵擾,
你又像保護家園的籬笆。
對子女愛護有加。
千辛萬苦,
都是為了這個家。
當年你貌美如花,宛如早上彩霞。
如今風釆依然,更添高雅。
你望子成龍,
只怕水月鏡花。
你盼女兒能夠嫁入豪門,
或許是一著棋差。
世上並無完人,
但總是瑜不掩瑕。
媽媽,
別心亂如麻,
我們已經長大。
不似嬰孩在地上亂爬。
放心,放心吧!
我們已經不是儍瓜。
為報劬勞之恩,
今天感恩節,
讓我為您奉上一杯香茶。

 

2015年11月14日

無處話淒涼


馮夢龍的《警世通言》有一篇短篇小說:「王安石三難蘇學士」,蘇學士就是鼎鼎大名的蘇軾,蘇軾是典型的保守派人物,與當權的改革派宰相王安石不但政見不合,而且文人相輕,常有衝突。 所以,王安石屢屢借機要教訓蘇軾,因此蘇軾宦海沉浮,人生很不得意。
 
有一天,蘇軾去拜訪王安石,王安石故意怠慢,叫下人讓蘇軾在書房等候,蘇軾苦等的時候見到書桌上有兩句詩,顯然是王安石未及完成的詩作,上面寫着:「昨夜秋風過園林,吹落黃花遍地金」,蘇軾看了發笑,他認為王安石弄錯了,從來菊花凋謝後,花瓣只會萎縮而不會散落地上,於是提起筆補上兩句:「秋花不比春花落,說與詩人仔細吟」。
 
王安石發現蘇軾的續詩,非常惱怒,認為蘇軾無禮,於是稟告皇帝將蘇軾貶謫黃州做團練,堂堂翰林大學士竟然降職為了七品芝麻官,可謂無比淒涼辛酸。 臨行,王安石佯稱自己有腸胃炎,需要三峽的中峽水來煮茶,托蘇軾回家時順便帶一瓶回來。
 
蘇軾去到黃州上任後的第一個秋天,約了好朋友陳季常飲酒賞菊,當他看到秋風下的菊花,花瓣散落一地,嚇得驚呆不能言語,陳季常問他什麼事?蘇軾講述自己擅改王安石的詩句一事,當下才知道是自己的見識不及王安石,也明白到王安石貶他到黃州的理由。
 
任期快將過了一年,蘇軾有事必須趕回京師家中,因為答應過王安石取中峽水,所以乘船沿長江回家,當經過上峽瞿塘峽的時候,看見兩岸山巒疊翠,優美景色,竟然詩興大發,由於不斷沈思和推敲新作,因而過了中峽巫峽還記不起要取水這回事,直至到了下峽歸峽才猛然驚醒,蘇軾正想回頭取水,但遭隨從勸說不要了,隨從說,反正下峽水都是來自中峽,沒有甚麼分別,就地取水算了。 蘇軾看見時間也不早,因此接受了隨從的意見。
 
常言道:「未去朝天子,先來拜相公」。回到京師,蘇軾立即去拜見王安石,首先為一年前自己的無知而亂改詩篇道歉,王安石原諒了他。 接著,蘇軾呈上三峽之水,王安石叫人煮沸沖茶,王安石一見茶色及喝一口,即滿臉不高興,問蘇軾水是取自哪裡?蘇軾回答取自中峽,王安石大笑,責蘇軾說謊,王安石說:「上峽水急,沖茶時很快出現茶色,茶味太濃;下峽水緩,沖茶時要很久才出現茶色,茶味太淡;中峽水不急不緩,沖茶時茶色出現不快不久,茶味濃淡之間。我一看,就知道這是中峽之水。」
 
蘇軾聽見之後,不禁汗流浹背,只好承認水來自下峽,又對王安石的博學佩服不已。 王安石為了進一步敲打蘇軾的銳氣,叫蘇軾在書櫥中取出任何一本書,隨便翻開某頁其中一句,他都能夠念出下一句。 蘇軾滿面疑惑,特別找一本塵垢較多的書,抽出一句,王安石果然背誦如流,至此,蘇軾才佩服到五體投地。

王安石也珍惜蘇軾是一個不可多得人才,而且已經接受了貶謫教訓,第二天奏明宋神宗把蘇軾恢復翰林大學士職位。

 

 

2015年10月28日

花都美人遲暮態(歐遊逆記之二)

                                          凱旋門夜景

                                                    在塞納河眺望艾菲爾鐵塔

                                                    玻璃金字塔與羅浮宮東西方融和

                                                    維納斯女神

                                                     勝利女神

                                                     蒙娜麗莎


傍晚時分,汽車甫進入市區,我便四處張望尋找凱旋門的蹤影,由於歐洲正在實施夏令時間,天色猶未黑暗,所有建築物清晰可見, 不消片刻,凱旋門伴著晚霞已經映入眼䈴。 旅遊車特意在回旋處轉一個圈,好讓大家看清楚這座地標性建築。 二百年前,拿破崙為了紀念他打敗俄奧聯軍下令興建凱旋門,後來因為拿破崙被推翻,工程曾一度停工,此後大約花了三十年時間,凱旋門才得以竣工。 下車,細雨紛飛,我看天色還未全黑,舉起相機趕緊拍下凱旋門的雄姿,但是,發覺它不是想像中的龐大和高聳,牆壁浮雕當然是對拿破崙歌功頌德。 此時,拱門下有一隊銀樂團正在演奏,大抵又是法國人在搞慶祝,因為百多年以來,凱旋門已成為法國愛國精神的象徵,大少慶典都會在此處舉行。 在英國,拿破崙是作為一個敗將去襯托威靈頓的豐功偉績;在法國,拿破崙卻是一個家喻戶曉的英雄人物,兩者立場如天淵之別。
晚飯後,我在名滿環球的香榭麗大道漫步,剛好是下班時間,人群熙來攘往,惟未至摩肩接踵,行人道上的名店林立,大部分是熟悉的品牌,我無心趨前參觀,逕自回去戴高樂廣場再次欣賞凱旋門的雄姿,此時華燈初上,在燈光的映照下,凱旋門添上幾分嫵媚,但不失莊嚴神聖,我趕緊拿出相機再次拍下照片。
翌日,嚴寒天氣持續,寒風中我登上艾菲爾鐵塔,站在第二層觀景台上,巴黎市貌在視野之內,畢直的塞納河就在腳下,河兩旁大都是古舊建案,高聳入雲的現代建築不多,遠處是慕名已久的巴黎聖母院,呼呼風中隱約傳來鐘聲,雲霧中彷彿看見鐘樓上一個駝背俠士身影,也想起了我喜愛的安東尼昆和原作者雨果。 回到地面,我再次仰望這座鐵塔,雖然他不再是天下至高,也沒有許冠傑歌詞中凌雲感覺,或許,他不再是年輕,不過,他作為巴黎地標性建築,歷盡滄桑,老而彌堅,值得登臨。

一塔一門遊覽完了,參觀兩宮算是指定動作。 在我來說,凡爾賽宮聞名於世,不因他是皇帝的宮殿,而是因為第一次世界大戰協約國打敗德國後在這裡簽訂和約。 事實上,凡爾賽宮空蕩蕩,大而無物,只有園林水池,可以不看。 另一宮就是羅浮宮,這個號稱世界最大博物館,裡面的珍貴藏品很多,最為吸引是俗稱「羅浮三寶」的維納斯女神塑像、勝利女神塑像和永遠的微笑。 維納斯美艷不可方交,顏值極高,細看女兒面孔竟帶有男兒英氣,看到如此美女,令人駐足不忍離開。 無頭的勝利女神展開雙翼,此藏品真跡中帶有複製,真假作品合於一體,完美結合,無從批評。 至於達文西大作蒙娜麗莎,感覺上聞名不如見面,日本人為她製作的保護鏡框竟然反光,鏡片中的畫像矇矓,加上參觀人潮洶湧,別說仔細欣賞,擠上前去也感困難。

遊覽羅浮宮值得添上一筆,是貝聿銘設計的玻璃金字塔,當年,這個設計引起眾多批評,認為它與古樸羅浮宮格格不入,時至今日,人們不但接受了,因為它不但增加了一道風景線,還讓人們理解東西方文化可以如此的融和共存。

遊覽市容,最佳方式就是在塞納河乘坐參觀船,兩岸的宏偉的建築物可觀性甚強,風格幾乎全是文藝復興式,歌德式建築不太多,現代建築物更少,我心中不禁嘀咕,法國為甚麼是這麼的古老?連海峽對岸素來保守的英國也不如,那邊新蓋的高樓大廈林立,這邊卻是這麼古舊,宛如美人遲暮,老態畢現,難道這就是法國人所追求的浪漫情懷?





2015年10月23日

秋臨英倫有餘溫(歐遊逆記之一)

                                           晨光熹微,澄江靜如練,倫敦塔橋聳峙。

                                                  倫敦華埠張燈結綵,氣氛熱烈。

                                                            西敏寺大教堂側影

 
                                                   唐寧街十號掛起中英兩國國旗


                                                       溫莎堡皇宮豎起英女王旗幟

                                                    
人生第一次踏足歐洲,我的旅途由意大利羅馬開始,終結於英國倫敦。 一路走去,先後憑弔了古羅馬帝國軍威和文藝復興的輝煌;欣賞了瑞士湖光山色;瀏覽了萊茵河兩岸童話般風景;走過了風車國度的低窪阡陌;漫步了名聞中外的香榭麗舍大道,最後感受了倫敦準備習近平到訪的熾熱高溫。 

一般來說,寫遊記都是從首途依次而寫,鑒於習近平克下猶在英國訪問,為恭其盛,助其興,特把遊記從尾寫起,因此,我把這次歐遊命名為《逆記》。

時序秋季,但是,自從飛機降落羅馬之後,一直感受到歐洲的寒冷天氣,最冷是清早和傍晚時分,氣溫徘徊在3-9度之間,即使穿一件羽絨外衣加上一件夾棉風褸,仍止不住渾身顫抖,嚴寒天氣直至到了倫敦才得以改善。

這天,倫敦早上的天空依舊一片灰暗,難怪有人說,陽光是倫敦人民一年當中所渴求,然而,這種標準的天色,正正是倫敦的特點。 我站在泰晤士河岸邊遠望倫敦眼和倫敦塔橋,那景緻非常壯麗迷人,但好像似曾相識,宛如老朋友見面一樣,這大抵是這些地標性建築被媒體報導多了,耳濡目染之下,腦海早就印下了影像。 我收斂遠眺的目光把視線低垂,眼底下的泰晤士河,澄江靜如練,風平浪靜,「太唔似河」!有見及此,我不禁暗叫一聲:早晨,倫敦!你好!

開車跨越滑鐵盧橋時候,我想起了慧雲李,想起了羅拔泰來,想起了他們魂斷藍橋的浪漫故事。 漫步中,一座宏偉無匹的哥德式建築躍入眼簾,它就是聞名遐邇的西敏寺大教堂,頓時我想起查爾斯和戴安娜童話般的婚禮。 來到國會大廈,我腦海浮現國會議員的唇槍舌劍。 經過白金漢宮對外的廣場,只見數十面巨大的中英兩國旗迎風招展,我彷彿見到皇宮裡面邁入耄耋高齡的伊麗莎白女王二世,更加聯想起兩天後她將盡地主之誼,高規格招待來訪的中國國家主席,開啟中英兩國關係史的「黃金十年」。

遊倫敦怎能不去唐人街?此時此刻,倫敦華埠張燈結綵,喜氣洋洋,中英兩國國旗相間懸掛著,正面的牌樓上方一塊橫額,上面用中英文字寫著「熱烈歡迎習近平主席訪問英國」字樣,氣氛之熱烈宛如過年。 我興奮地向香港社交群組發出信息:「倫敦準備好了、白金漢宮準備好了、華埠準備好了,中英兩國國旗掛起來了,都是為了迎接習近平即將到訪。」

45鎊的代價,換來三句鐘溫莎堡皇宮的遊覽,我的評語是值得的。 站在城堡外抬頭看見一面旗幟飄揚在圓塔上,那是英女王的旗幟,顯示了此刻英女王正在城堡之中,原來,每逢星期六、日,女王都會離開白金漢宮回到溫莎堡,這天正是星期六,我面對著旗幟拍下照片,暗自說:「嗨,女王你好!」。

溫莎堡皇宮,英國溫莎皇朝的象徵和驕傲,是當今世界最古老最龐大的有人居住城堡。 遊人通過裡面的文物、油畫、展品,可以體味一千多年來英國歷史,裡面最多是維多利亞女皇時期的文物和畫像,充分反映了當年號稱日不落帝國的輝煌。 不過,我特別留意和最感興趣是一襲拿破崙的斗篷,當年威靈頓在滑鐵盧戰役中活捉拿破崙,拿破崙的紅色斗篷成為戰利品,威靈頓一舉成名,英名不但載入史冊,其人雖然並非皇室成員,畫像和事跡仍得永志皇室檔案。  最後,我走進一間金碧輝煌的宴會廳,呈長方形,錄音告訴遊人這是英女王設國宴的地方,我在猜想,兩天後女王會不會就在這裡款待習近平?結果我的猜想是錯的,回到香港在電視屏幕上,看到女皇這次設國宴是在白金漢宮。

 

 

 

 

2015年10月20日

哀嘆斯人


因為你優秀,也因為你尊貴,更因為你獨占鼇頭,所以我為你傾倒,在那些日子裡,我總想靠近你,每次經過你的身旁,永無法收斂仰慕的目光。 但是,當我看到圍繞你身旁的人,不是王孫貴胄,就是才俊菁英,我就會警惕自己,你不會瞧得起平庸後生,更加不會對我青睞而加以招攬。
記得有一年,憑著一個叫韓素音的外人關係,我才有機會接近你,第一次近距離目睹你的顏容,直接感受你的氣息,真是一見難忘。  又有一次,為了認識自己的國家,我又被人帶去見你,那時候我才知道,原來你不但有深湛的學術修養,還有一顆赤子之心,這使我感到驚訝又愉快,對你的崇拜因而增加了幾分。

儘管如何仰慕你,其實命運早就決定我永無被你接受的一天,因為那是天命,天命難違啊!既然沒法擁有,我只好做一個心如止水的旁觀者。 
這些年來,特別是合浦還珠之後,我與你仍然同在一個世界,彼此休戚相關,我為你的成就而高興,也為你的挫敗而失望。 可惜,到了今天,我卻看見你墮落,你忘記了明德格物,你已經失去了往日的光彩,不像以前那般高貴,你藏垢納污,任憑狂徒在你身邊為所欲為,在你的入幕之賓和門生中,竟然有作奸犯科之徒,而你卻熟視無睹,縱容護短,令我感到非常痛心和失望。  由於你的表現每況愈下,在年度評比之中,你三甲位置不保,在別人眼光中,你已非一流水準,不再是尊崇,不再是高不可攀。
看到今天你這種情況,我苦惱不堪,實在無法認同你的表現, 過去,我從一個仰慕者,變成了旁觀者;今天,我將再從旁觀者,變成一個哀嘆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