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4日

琴操侵犯版權

琴操能夠週旋於北宋一幫文人雅士中間,一方面,當然是這些士大夫階級閒來無事,終日留連在舞榭歌臺,日子混得久了,自然與琴操稔知和接受了她;另一方面,琴操不但能夠彈琴,也懂得唱歌,本身又有一定的文學底子,詩詞歌賦難不倒她,所以,蘇軾、秦觀之流,都視她為知音好友。
有一天,琴操在歌樓侍宴,席間,一名歌女演唱秦觀的《滿庭芳》:
山抹微雲,天連芳草,畫角聲斷譙門。
暫停征棹,聊共引離樽。
多少蓬萊舊事,空回首,煙靄紛紛。
斜陽外,寒鴉數點,流水繞孤村。
銷魂,當此際,香囊暗解,羅帶輕分。
漫贏得青樓,薄倖名存。
此去何時見也。襟袖上,空有啼痕。
傷情處,離成望斷,燈火已黃昏。

歌女唱完後,蘇軾問琴操:「你懂得唱這首曲嗎?」琴操回答:「懂得,而且還能夠把歌詞改韻。」 秦觀聽見琴操能夠把自己的詞作改韻,於是大聲鼓勵她唱出來,琴操稍加思索,便婉轉唱出:
山抹微雲,天連芳草,畫角聲斷斜陽。
暫停征轡,聊共引離觴。
多少蓬萊舊事,空回首,煙靄茫茫。
孤村裡,寒鴉萬點,流水繞紅牆。
魂傷,當此際,輕分羅帶,暗解香囊。
漫贏得青樓,薄倖名狂。
此去何時見也,襟袖上,空有餘香。
傷心處,離成望斷,燈火已昏黃。

琴操用「陽」韻代替了原詞的「文」韻」,一曲完畢,蘇軾和滿堂賓客大力鼓掌稱贊,都認為不但唱得好,韻也改得好,可以說,二次創作非常成功。
在座賓客向原創者秦觀問有甚麼意見,會不會感到自己的作品被抄襲了?秦觀稱贊琴操改得精彩,自己的詞是用「文」韻,聲調較為低沉,琴操改為「陽」韻,聲調比較響亮,容易朗朗上口,一點也不感到被冒犯。 秦觀又說,王勃《藤王閣序》的「落霞與孤騖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不也是改自前人庾信的「落花與芝蓋齊飛,楊柳共春旗一色」嗎?但是,當今世上,卻人人稱頌落霞和秋水,而忘記了他也是抄襲前人的作品。秦觀又說,自己的詞其中的一句:「漫贏得青樓,薄倖名存」,也是改自杜牧《遣懷》的「贏得青樓薄倖名」的。
在座的朋友對秦觀豁達胸懷和真誠態度都感到萬分佩服,此後,兩首異韻的《滿庭芳》,在文學史上互相輝映,同時傳頌千年而不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