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5日

我愛狗狗

狗年旺相富貴平安

胡迪警長整裝待發

臥榻之側容你酣睡

星眸半啓我見猶憐

定形賣萌意在吸

正襟危坐專心致志



      時光荏苒,移星轉斗。  戊戌之年,歲次狗狗。

      十二生肖,位於雞後。  五行屬土,土居中埠。

      畜其一,豢養之獸。  忠心護主,人類摯友。

      秋田八公,每日等候。  吼天神犬,勇於戰鬥。

      機警敏捷,大門把守。  溫馴可愛,伴你左右。

      記性特強,導盲出遊。  飼養之前,再三籌謀。

      一生一世,永愛不休。  兩次遛達,朝七晚九。

      與人相見,不許咧口。  偶遇同類,不准纒糾。

      檢拾糞便,切勿嫌臭。  注重公德,四旁拍手。

      有它為伴,當歌對酒。  無窮樂趣,知否知否? 


    祝君新年行大運,如意吉祥福永久。













2018年2月11日

戊戌狗年:天火同人



二日四日上午五時二十八分開始立春,它告訴我們春天已經降臨人間,在那一分鐘開始出生的孩子,他(她)的年柱已是戊戌,肖狗,肖狗的人忠誠而受人敬重,剛正不阿且好打抱不平。 天干戊屬性土,是陽土、重厚之土,遇水生機蓬勃,遇火則百患叢生,但是,土過於強勢,則不太吉利,幸而今年地支戌藏有辛金,土生金,能夠削弱陽土的威力,使整年平穩過渡。 

去年雞年我占了一個「需」卦,「需」卦精義是等待,回顧過去一年,香港多方面均處於等待狀態,譬如我們等待樓價下調、等待社會和諧安寧、等待把率眾擾亂秩序的人繩之於法⋯⋯結果都空等一場。 同時又占出變卦「小畜」卦,「小畜」一陰鬥五陽之局,陰爻因為處於六爻中再佳位置,柔得位而上下應之,顯示女性登場,女特首因此應運而生。 

今年是第七年擲古錢以占卜,占得一個「同人」卦。 上卦是乾,乾為天,下卦是離,離為火,所以又叫做「天火同人」。它的卦象也是一陰鬥五陽,這條陰爻,位居第二爻,屬於六二,在周易而言,是既正中又得位之爻,地位相當於九五陽爻。 這次占卜針對來年本港形勢,按卦象卦義,女主至為關鍵。 

卦辭:同人於野,亨,利涉大川,利君子貞。
譯文:若要與人共同謀事於野外(非正式場合),是順利的,有利通過大江大河(困難險阻),也有利於君子的正固信念與祈求)

彖曰:同人,柔得位得中,而應乎乾,曰同人。⋯⋯
譯文,同人卦,居於六二位置的陰爻,既得位又得中,它能夠與居於九五位置的陽爻互相呼應,所以能夠與人同和。⋯⋯ 

占了卦後我不禁發出內心微笑,去年來了一個等待的「需」卦,一陰鬥五陽之象,陰爻得中,今年再來一個「同人」卦,也是一陰鬥五陽之象,不過,陰爻在此更進一步,既得中又得位,啟示已從等待局面換成求同之局,兩卦的關鍵都是陰爻,陰為女性,那就看女主如何操辦,如何穿針引線。 

同,可以是君子和而不同的最低標準,也可以是天下大同的最高綱領,在目前形勢下,可以說是天方夜譚,至於能否和而不同,那就需要各方多在非正式場合來商議,只要參與方有和的信念並且加以努力,相信是可以達到的。 不過,同人也有另一個含義是集結,它代表同理想的人會更綑綁在一起,他們深信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之說,若是這些冥頑不靈的人,仍然只顧著個人私見私利,和解的機會就變得渺茫。 

文首說今年為戊戌年,戊屬陽土,遇火則百患叢生,同人是乾離組合,離為火,立春至今股市大跌三千點,昨天又發生嚴重車禍,似有警兆,因此,我們各方面都應該小心謹慎,不宜過度求變,一百二十年前戊戌年發生的一場百日維新,就是因為急於求成而失敗了。 

謹祝諸君狗年好運,如意吉祥!






2018年2月7日

三國盡歸司馬氏


麻將結束後,一家大殺三方,我們叫做「三國盡歸司馬氏」。 

我最不喜歡的《三演義》人物首推司馬懿和他的家族,司馬懿一生老謀深算,裝傻充愣,處心積慮為後世子孫謀朝篡位作準備。 曹操在世時,對司馬懿最不放心,經常擔心司馬懿會對曹家不利,有一晚,曹操夢見三匹馬在同一槽裡吃食,夢醒後非常懊惱,因為槽就是曹的諧音,所以認為是不良徵兆,他想起司馬懿和兒子司馬師司馬昭正在朝做官,那不是三馬同槽嗎?於是,曹操把曹丕叫來,提醒要防範司馬懿,曹丕其時正仗司馬懿和曹植爭奪王位,所以沒有把曹操的說話聽進耳內。 

曹丕在曹操死後繼位,蜀國無大將,吳國陸遜又逝世,兩國已無力與魏國競爭,曹丕亦趁機推倒漢獻帝自己當皇帝,這個過程司馬懿作為曹丕的老師扮演了重要角式。 曹丕文治武功雖然不及父親,但還是不錯的,可惜死得早,四十歲就告別魏江山,由兒子曹睿繼位,曹丕臨死時委任司馬懿和曹真等人輔政,雖然曹睿荒淫無道,司馬懿還不敢亂動,精力放在對諸葛亮的戰爭中,目的是謀取政治資本。 曹睿也是短命種,沒有子女就死了,傳位給侄兒曹芳,由司馬懿和曹真之子曹爽輔政,這時候司馬懿開始異動,詐病欺騙曹爽,發動高平陵政變,奪走曹爽的兵權,當上丞相,此後,司馬懿把曹氏後人玩弄於股掌,這就是「司馬懿奪政」。 

司馬師是司馬懿的長子,性格非常凶狠,打仗輕傷不下火線,司馬懿死後,司馬師以大將軍身分輔政,權傾朝野,年幼的曹芳哪裡壓得住這個惡魔,在暗中剷除司馬師的時候被發覺了,司馬師竟然逼太后廢掉曹芳,另立曹髦當皇帝,這就是「司馬師廢帝」。 

司馬昭是司馬懿的次子,他和兄長一樣凶狠,民間有句說話:「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就是嘲弄此人。 曹髦忌憚司馬昭專橫,捉拿司馬昭,反而被司馬昭先下手派軍隊殺死了皇帝死後,司馬昭扮成痛心欲絕的樣子,把軍隊頭目死平民憤,但魏國臣民都知道是司馬昭的把戲,惺惺作態而已,這就是「司馬昭弒君 

司馬昭弒君之後,立曹奐為皇帝,沒有趁機改朝換代,把開創新基業的機會留給長子司馬炎。 司馬昭死後,司馬炎就以晉王身份逼曹奐禪位,建立晉朝,這就是「司馬炎篡位」,他用最短的時間消滅還未投降的吳國,完成全國統一大業,只是,西晉沒有能人,不到四十年宣布滅亡。 

司馬氏一家,奪政、廢帝、弒君、篡位,一步比一步凶狠,大逆不道也!

2018年2月2日

將軍一去,大樹飄零(巴爾幹遊記完結篇~塞爾維亞)


貝爾格萊德是這次巴爾幹之旅的最後一站,早上汽車從薩拉熱窩朝東北方向走,傍晚時候才到達目的地,在未下榻酒店前,導遊帶我們去一處廣場遛達,消耗一點時間,這個廣場類似中國的步行街,周邊不乏餐廳、露天茶座、商店,廣場中央有一座銅像,昂首疾呼,但眼睛鏤空,盲人一般,不知是甚麼名堂,但我懶得去查究。 漫步其中,不覺步入一座教堂,一對塞爾維亞青年男女正在舉行婚禮,我連忙拿起相機拍下異國情侶照片,填補馬其頓的遺憾。
塞爾維亞位置圖

教堂內一對新人進行結婚典禮

廣場中央銅像

歌德式教堂

兒童玩吹泡泡

塞爾維亞少女

貝爾格萊德東正教建築

貝爾格萊德宏偉建築

貝爾格萊德(Belgrade)雖然貴為塞爾維亞(Serbia)首都,更是前南斯拉夫的總首都,但我知道它不是旅遊城市,足以引為自豪的景點不多。 第二天,我們的旅程到了尾聲,前往在貝爾格萊德唯一而且是巴爾幹之旅最後一個景點:貝爾格萊德要塞(Belgrade Fortress),這個曾經是軍事要塞,今天變身為城市中的公園,它綜合了休憩、展覽、觀光,不啻是繁忙鬧市中的一股清泉。 逗留期間,我看到退休市民在公園一角拉手風琴,跳集體舞,一派和諧相處氣氛,我們當中有幾個團友欣然接受邀請加入舞蹈的行列;我也看到小朋友在家長帶領下參觀朱羅紀恐龍造型,天真爛漫的臉上露出可愛笑容;我還看到前南斯拉夫與北約激戰的武器和戰利品,這些武器足以令人回憶戰爭帶來的災難。


貝爾格萊德要塞展示板



朱羅紀公園恐龍群
地對空飛彈


重型武器


要塞的城牆


所有以上的情景,我認為不及站在公園的末端,眺望腳下萊茵河和莎芬河滙合帶來心靈的享受,兩條河流經過千里奔騰,來到此處顯得筋疲力盡,沒有咆嘯,沒有抱怨,靜靜的結合在一起,我走近山坡邊緣仔細觀察,原來站著的地方是懸崖峭壁,面前是闊的土地,憑著兩條河流這個天然屏障,派一支軍隊足以控制局面,一夫當關,萬夫莫開,難怪此處被稱為要塞。 

萊茵河和沙芬河靜靜的滙合

拉手風琴的長者

集體舞


接近黃昏,是前往機場乘搭班機回港的時候,在我要求下,領隊帶我們去參觀當年被北約轟炸的中國大使館原址,這個臨時增加的觀光點,與其說是參觀,毋寧是憑吊,大使館大樓已經被拆卸,現在僅是一個興建中的工地,日後將建成「中國文化中心大廈」,工地此時空無一人,可能都下班休息去了,工地圍板前一個花圈,上面用塞爾維亞文和中文寫著:「謹此感謝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塞爾維亞共和國人民最困難的時刻給予的支持和友誼,並謹此緬懷罹難烈士」,言短意賅,意味深長,斜陽下,花圈靜靜的安放著,雖無聲無息,卻如泣如訴。
中國大使館原址的花圈

大使館的工地

大使館原址將改建為中國文化中心大廈


飛機終於起飛了,塞爾維亞大地就在眼底,阡陌縱橫,青山綠水,誠大好河山也!好端端一個斯拉夫民族分崩離析,變成了猶如中國歷史上的戰國七雄,也有人說變成了七巧板,雖然宗教信仰不同,畢竟都是同種同文,古今中外同室操戈,兄弟相殘至為痛心疾首。 我想,南斯拉夫強人鐵托元帥若是還在世,能出現和容忍今天這個不堪局面嗎?答案一定是否的!如今面對這般光景,只好嗟嘆一聲:日暮途窮,人間何世?將軍一去,大樹飄零。 

去年九月十一日成行的巴爾幹半島旅遊,歷程十五天,跨越羅馬尼亞、保加利亞、阿爾巴尼亞和原南斯拉夫五個加盟共和國及科索沃九個國家和地區,連本篇在內,我一共發表十篇遊記,至此全文完,謝謝各位網友!


2018年1月29日

殺啦⋯熱鍋(巴爾幹遊記九~波斯尼亞)


離開海邊國家克羅地亞,下一站就是山區國家波斯尼亞(全名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英文:Bosnia-Herzegovina ,為方便寫作,以下簡稱波斯尼亞)。今天年紀五十歲以上的人,對發生在1992年的波斯尼亞內戰,相信記憶猶新,這場惡名昭著的內戰有一個名稱:「波黑戰爭」,它的源起是波斯尼亞族和克羅地亞族不顧塞爾維亞族(佔人口三分之一)反對,宣布脫離南斯拉夫獨立,塞族則成立自己的共和國抗衡,在雙方都不願妥協下,殺殺殺!內戰全面爆發,一夜間幾乎全國人民都變成難民,人人都像熱鍋上的螞蟻。 初期,裝備優良的塞軍連連戰勝,在戰火正酣之際,好事者北約介入,它轟炸塞軍陣地,另一方面,美國宣佈支持波克一方,並進行軍事援助,戰局因此徹底扭轉,三年後,這場不可理喻的內戰終於結束。 戰爭出現了屠殺慘案,「戰犯」該受刑的受刑了,有的也過世了,誰是誰非,就留待當地人去評說吧。 今天波斯尼亞局勢表面平靜,波克兩族成立聯邦,塞族成立共和國,依然並存在波斯尼亞境內,但不知道甚麼時候又因為種族信仰分歧,戰爭會再度發生。 
波斯尼亞位置圖


莫斯塔爾(Mostar)
在地圖上查看,汽車從司碧(地圖注名是斯普利特)向東行駛約五小時就到達波斯尼亞莫斯塔爾,這城市在波黑戰爭中大受摧殘,我們早上踏進城鎮,已看到被炮彈擊中的樓宇殘壳仍未拆卸,牆壁上的子彈孔更是隨處可見,不難想像當年戰鬥的激烈。 古城鎮前端,有一座四百年歷史的古橋,那是著名的莫斯塔爾古橋,是土耳其奧圖曼帝國統治此地時興建,原作軍事用途,經過數百年戰火洗禮,古橋奇蹟般屹立不倒,它見證了朝代興替和種族紛爭與共融,石橋圓拱造形頗為優雅,雖然跨度不太大,但圓拱的彎度很大,人們過橋一點卻不感到陡斜。 過了橋,道路全部用鵝卵石鋪砌,兩旁店鋪林立,我仔細觀察一下,最多是售賣工藝飾品,其次是銅製產品,這些銅製品手工精美,我忍不住買了幾個小擺設,售貨店主是一個老人,很健談,滔滔不絕向我講述他傑出手藝,還親自示範打銅的技巧;這裡也有多家小型餐館,有的開設在河谷旁邊,好像懸掛著似的,驚險萬狀。 這個老城區中,有多座天主教堂和清真寺共存,彼此相愛,起到宗教和諧的示範作用。

天主教聖彼得教堂尖塔
天主教聖彼得教堂全貌
莫斯塔爾尖塔
寧靜的莫斯塔爾
莫斯塔爾古橋
莫斯塔爾新橋


鵝卵石路
餐廳開在河谷上
工藝品
餐廳乏人光顧


薩拉熱窩(Sarajevo)
我最早知道這個城市是在七十年代,中國郗恩庭在這裡舉行的世界乒乓球錦標賽奪冠,其後乒乓球隊訪港進行表演,年少的我幸運地和郗恩庭等運動員見面座談,郗恩庭是一個高大帥,他告訴我奪冠是憑運氣,決賽局最後兩分全靠兩個好球致勝,一個是掛網球,一個擦邊球,那年代敢於如此直率回答,令我留下深刻印象。 

言歸正傳,在進入薩拉熱窩市區前,我們參觀了隧道博物館,這個展館小兒科而已,它展示當年塞軍長時間圍城,薩拉熱鍋軍民挖掘隧道偷運食品和軍用物資的歷史,無論如何,今天塞軍敗退了,歷史也改寫了,一切都變成美好事。 黃昏時候,我們來到薩拉熱窩一個最重要景點,就是1914年薩拉熱窩暗殺事件發生地,一個塞爾維亞年青人,開槍殺死奧匈帝國儲君費迪南,奧匈帝國於是向塞爾維亞宣戰、支持塞爾維亞的俄羅斯向奧匈帝國宣戰、與奧匈帝國攻守同盟的德國向俄羅斯宣戰、一向不值德國所為的法國向德國宣戰⋯⋯連鎖反應下,整個歐洲都動員起來,各自向各國宣戰,戰火延燒到亞洲,形成第一次世界大戰。 善忘的歐洲人很快忘記戰爭帶來的苦難,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二十一年,再引爆第二次世界大戰。 我在肇事地點參觀圖片,地下的血迹早已被歲月洗刷至不留半點餘痕,但世人心中的記憶卻永遠洗刷不掉,不過,時至今天,巴爾幹半島表面平靜,深層矛盾卻未解決,火藥庫還未移除。
中彈民宅殘軀
薩拉熱窩隧道圖解
隧道圖解牆壁的彈孔
彈孔累累
薩拉熱窩民宅中遭炮擊痕跡
彈孔累累
薩拉熱窩美麗建築物
第一次世界大戰引發地照片1
第一次世界大戰引發地照片2
薩拉熱窩舊城區民宅
薩拉熱窩舊城區市集
蕯拉熱窩舊城區黃昏
薩拉熱窩舊城區美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