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9日

米粒之珠放光華(巴爾幹遊記四~馬其頓)


小國寡民
巴爾幹半島旅遊的第六天,參觀完里拉修道院即告離開保加利亞,驅車往西走,大概用四五個鐘頭的時間,來到一個內陸國家馬其頓。 馬其頓是由前南斯拉夫分裂出來的七國之一,我認為,到了這裡才算開啟旅行社所宣傳的「烽火舊城轉新天」之旅,因為此前的羅馬尼亞和保加利亞兩國,雖然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作出國家體制的根本轉變,但沒有發生急風暴雨式的革命,屬於和平演變。 作為曾經是南斯拉夫七個加盟共和國之一的馬其頓,它翻開獨立的一頁時候,並沒有與南斯拉夫爆發內戰,基本上是和平過渡的,這個馬其頓國土面積只有25000平方公里,人口才200萬。





舊城新構
大約下午時候,旅遊巴士進入馬其頓(Macedonia) 的首都史高比亞(Skopje),導遊首先把我們帶到一處舊城區,旅行社發給的旅遊行程表似乎沒有這個景點,所以我也不知甚麼名堂,山坡之上的大理石牆垣一片簇新,不似古蹟,城頭插著馬其頓國旗,這面國旗類似日本的太陽旗,當我看到這面有太陽標識的旗幟,條件反射下,感到非常燠熱,渾身冒汗,我抬頭仰天,但見艷陽高掛,已經是九月中旬了,怎麼這地方還是那麼熱? 我沿著新修的梯級來回走動,施施而行,漫漫而遊,目的是尋找觀景的最佳位置,放眼山坡下,史高比亞新的高樓和舊的圓頂建築物皆在袵蓆之下,景緻不算特別優美,但也值得觀賞。









圓頂建築


男女塑像



馬其頓國旗


























































亞歷山大
離開山坡走進市鎮,路上看見一輛長長的花車,本以為可以一睹異國婚禮,方欲舉機拍攝那對俊男美女之際,卻被迎親團制止。 走進市鎮,小商店比隣開著,其時雖然是週末的日子,遊客卻不太多,進去幫趁的客人更是鳳毛鱗片,所以,店主都是一派恬靜悠閒的様子。 走了不久,來到一個偌大廣場,那是著名的馬其頓廣場,遠處一座巨型雕像背著光線出現眼前,看輪廓似是一個勇士造型,走近一看,原來是百戰百勝的千古一帝亞歷山大,只見他舉起握拳的右手,左手持著未出鞘之劍,威風凜凜,雙目凝視遠方。此刻我卻墮入沉思,亞歷山大大帝怎會在這裡安家落戶,他不是我們一向認知的希臘人嗎?此時此刻,我有點「眼前有景道不得,亞歷山大在上頭」的感覺。 後來我查找史料,才知道亞歷山大出生於希臘北部的馬其頓,是希臘馬其頓人,和我腳踏的這片以斯拉夫族和阿爾巴尼亞族為主的馬其頓有些少的差別,後者充其量算是古代馬其頓的一部分,由於這個緣故,馬其頓脫離南斯拉夫獨立後,在使用馬其頓共和國這個名稱時,希臘強烈反對,認為貨真價實的馬其頓是在今天希臘的北部地區,鑒於希臘的嚴重抗議,聯合國接納馬其頓為成員國的時候,只接納「前南斯拉夫馬其頓共和國」這個名稱。我們不妨這樣說,希馬國名爭拗之激烈,不下於馬其頓尋求獨立的鬥爭。









土耳其浴室


武士背影


亞歷山大大帝


亞歷山大大帝

馬其頓廣場噴泉


馬其頓廣場建築物


亞歷山大大帝策騎英姿


亞歷山大大帝策騎英姿


亞歷山大大帝策騎英姿

下榻酒店


可口可樂和華為公司廣告

廣場夜景



老石橋







馬其頓女郎































德蘭修女
亞歷山大是屬於馬其頓,還是屬於希臘?我相信需要很長時間才能澄清,不過,我發奇想,只要馬其頓加入希臘,和希臘馬其頓地區合併,回復古代的大馬其頓,那麼,事情就迎刃而解了。 這裡我們暫且拋開亞歷山大歸屬爭拗,談談另外一個偉人德蘭修女,她是馬其頓人則是毫無異議,這個出生馬其頓史高比亞的阿爾巴尼亞裔天主教徒,一生大部分時間在印度傳道行善,死後被羅馬天主教廷封為聖人,她的故居就在馬其頓廣場的一旁,橫過馬路,經過一條酒吧街,片刻而至。德蘭修女故居在1963年地震中被夷平,旁邊還有當年因地震停擺的巨鐘,記錄了地震發生的一刻,現在人們見到的故居已復修為德蘭修女紀念館,讓遊人緬懷德蘭修女的豐功偉績。











2017年12月17日

浮光掠影(巴爾幹遊記三~保加利亞)


膚淺的認知
離開羅馬尼亞首都布加勒斯特前往保加利亞,在兩國邊界上,竪立著一枝很長很長的旗桿,上面掛著保加利亞國旗,這面旗幟對我來說既陌生但有點似曾相識,白綠紅三種顏色由上而下,驟眼看和歐洲很多國家國旗有點雷同,我真的猜不透,歐洲國家為甚麼喜歡用紅白藍或紅白綠三種顏色,平均地或橫或竪構成國旗圖案?其實這樣很容易產生混淆。 坐在車上等候邊檢,我不斷思索著,企圖喚起心中對這個國家的原始瞭解,保加利亞到底是怎樣一個國家?出於膚淺的認知,腦子只能勉強擠出一個渾身肌肉的大力士影像,出現在重量級舉重比賽場地上,其他一無所有。


古都印象
邊檢後到達保加利亞三大古都之一的維勒托洛夫(Valrico Tar novo)已是黃昏,正值下班時間,導遊說這時候街道上的行人算多了,但是和香港下班時候相比,簡直是寧靜得出奇。 由於街道狹窄,阿爾巴尼亞籍司機駕駛旅遊巴士顯得小心翼翼,轉彎時候,尤其是費勁。 好不容易,旅遊巴士來到一座紅色酒店停下了,抬頭一看,這座酒店毫不起眼,普通的樓房而已,我心裡自忖,這是甚麼酒店?頂多算是一家民宿,我們一行信步進步入酒店,一眼看見一座偌大平台,視野頓然開朗,一幅優美歐陸卷軸躍入眼簾,夕陽下,一條小河清晰可見,島上有一座頗具特色的建築物,由於距離太遠,看不清是甚麼建築,有點像教堂,也有點像酒店,河的左邊是色彩鮮豔的低矮平房,鱗次櫛比,雜亂之中流露濃濃的生活氣息;右邊則是一些高新的大樓,兩種不同形態不同風格的建築物隔河相望,互相呼應,別有一番觀賞情趣。
酒店外望左

                            

                            

酒店外望右

                            

酒店外貌
                            
維托洛夫街角1

                            

維托洛夫街角2

                            

不見玫瑰只見月


                            


廢棄古城
能夠被稱為古都的維勒托洛夫,當然會有一座古城堡與之匹配,它就是察雷維茨城堡(Tsar vets Fortress),這座古城堡是歷史遺蹟,目光所至景物多是斷壁殘垣,站立在用石頭壘成的城門下,可以令人想起六百多年前,保加利亞人民奮力抵抗來犯的敵人,雖然經過浴血奮戰,最終仍被東羅帝國的拜占庭政權所征服,這座堪與君士坦丁堡相比美的城堡被付之一炬,高牆大廓變成廢墟,到了上世紀三十年代開始修復,整整花了半世紀的歲月,才得以完成,時至今天,在我來說,仍然是殘垣斷壁。 沿著崎嶇的山路登上城堡的制高點,維勒托洛夫古城盡收眼底,遠處一座金色圓頂的教堂,在蒼天白雲之下,閃閃生光,驀然想起這是東正教的國度。
察雷維茨城堡

                            

城堡俯瞰


                            



美麗的索菲亞
索菲亞是保加利亞的首都,這個首都有一個很女性化的名字,名字令我想起意大利國寶級演員蘇菲亞羅蘭,一地一人,同是美艷不可方物。 穿梭在索菲亞市的古今新舊交錯的建築群之中,我對保加利亞總算增加了一些瞭解,填補我對這個國家的貧乏認識,鬧市中一座大型女神銅塑像凌虛而立,一邊肩膀停靠雄鷹,一邊手持稻穗,雙眼俯視大地,我不知她是甚麼身分,大概是守護神吧!唯其形象有點像中國的觀音菩薩。來到索菲亞怎能不去參觀亞歴山大涅夫斯基大教堂。它是索菲亞的標誌,是保加利亞乃至全球最大的東正教堂之一,屬於拜占庭式建築,鍍金圓頂在陽光下閃閃發亮,門前中央廣場偌大無比,是祈禱集會最理想的地方,這座龐大教堂不允許進行內部拍攝,由於時間有限,我們只能驚鴻一瞥,匆匆拍下外貌照片,算是到此一遊,立此存照。
宏偉建築

                            

女神側面

                            

女神正面

                            

東正教堂

                            

亞歷山大涅夫斯基大教堂


                                   





里拉修道院
里拉修道院是巴爾幹半島最大的修道院,中世紀,拜占庭政權佔領這裡的時候興建,它不是官方建築,而是私人出資建造,這座修道院自建成以來,一直是保加利亞的精神支柱,以及旅遊的亮點和名片。 建立在崇山峻嶺之上,凸顯修道者需要靜謐的氛圍,甚至必須與世隔絕,站在開闊的庭院,我用眼睛仔細觀看,這座修道院果真氣派非凡,尤其是黑白條紋相間的外牆裝飾,盡顯設計者之匠心獨運;無數圓拱門並排林立,豪邁壯觀,放眼主建築,那是教堂的所在之處,圓頂的設計,一望而知那是東正教標識,最高處十字架高擎,仿佛聖母在召喚,教堂採用大量彩色玻璃和馬賽克,古意盎然,在教堂中央,竟然陳列著歷代聖人的部分遺體(他們稱I-Con,相當於佛陀的舍利子),我觀看的時後,不禁肅然起敬。
里拉修道院1

                            

里拉修道院2

                            

里拉修道院3

                            

里拉修道院4


                            




2017年11月7日

蘭亭遺恨(五,全文完)

                         《蘭亭集序》定武本



李世民終於得到他夢寐以求至寶,心情豁然開朗,他把《蘭亭集序》放在身邊,每天處理完政事之後,就拿出來左看右看,幾乎達到手不釋卷、廢寢忘食的痴迷程度。 說來真奇怪,他自從得到這書帖,所有的事情好像順利多了,其中最為棘手的,就是接班人問題,他接受長孫無忌等老臣子建議,把犯了嚴重過失的太子李承泰貶為平民,另立李治為太子,完成皇位繼承安排。 

李世民不愧是一個明君,他知道自己獨霸《蘭亭集序》始終有點欠妥,而且得來的手段也不光彩,他也知道,字帖這東西若是經常翻閱,終有一天難免會破損,所以他想到一個方法,既可以經常欣賞或進行臨摹,又能妥善保存,他下令馮承素、歐陽詢、褚遂良、虞世南四個當朝書法家照著真跡臨摹,結果,馮承素由於用特別方法臨摹,因此最為神似,其他各家都有不俗表現,都獲得李世民讚賞,統譽為「下真跡一等」,他把這些摹本分贈與各子女及大臣。 馮承素本傳到唐中宗時,被印上唐中宗的年號「神龍」,所以後世稱為「神龍本」。 

李世民對王羲之情有獨鍾,可以在編撰《晉書》這件事上表現出來。 有一天,李世民在廷上聽取房玄齡編撰《晉書》奏本,李世民問:「房卿家,編撰《晉書》進度何如?」房玄齡回答說:「啓稟皇上,帝紀十篇已經完成,志二十篇亦告完成,七十篇列傳完成了五十篇,三十篇載記已編撰好綱要⋯⋯按此進度,兩年內可以完成編撰。」李世民說:「編撰前朝歷史乃當朝君臣責任,此乃國家大事,不容馬虎拖延,列傳當中可含有王羲之?」房玄齡回答說:「稟告皇上,王羲之及其兒子玄之、凝之、徽之等都有闡述。」李世民說:「好,甚好!王羲之這一章就由朕寫序吧!」 

又有一天,李世民準備臨摹《蘭亭集序》,他嫌王德礙事,於是傳才人武如意到來磨墨,武才人自從用匕首馴服獅子驄之後,特別得到李世民疼愛,經常要她陪伴在側。 武如意本身懂得一點書法,王羲之大名早就知道,由於經常在御書房陪伴李世民,《蘭亭集序》真跡也見過幾次,心中也很喜歡這書帖。 這次,武如意來了,李治也跟隨來到,英明神武的李世民看在眼裡,心中已經明白,他知道兒子喜歡上自己的才人了,他不動聲息,待李治和武如意離開後,用毛筆寫下:「佳兒佳媳」,命王德速召褚遂良來見,李世民把這字帖交給褚遂良,囑咐日後若有需要,作為先王遺詔。 

公元649710
日,含風殿內哭聲震天,英姿蓋世的唐太宗把政權交給兒子李治後,用微弱的聲音說:「兒呀!為父已經把江山交給你了,現在,我向你求兩件物事,第一件,把獅子驄等六匹跟隨為父南征北戰的馬兒為我陪葬;第二件,讓《蘭亭集序》也陪伴我吧!」好一個李世民,至死也不肯放棄《蘭亭集序》。李治幾乎要附耳才聽到父親的遺言,連聲答允。 李世民駕崩後,六駿石刻和《蘭亭集序》一同陪葬昭陵,至此,王羲之的天下第一行書《蘭亭集序》真跡從此消失於人間,誠中華文化之大憾事也!幸好,「神龍本」至今仍存放在北京故宮博物館。


後記:李治把李世民關於《蘭亭集序》的遺言告訴武如意,武如意因為自己也喜歡這書帖,所以大力反對,勸李治改用摹本代替陪葬。 二百年後,五代十國時期,著名盜墓賊溫韜打開昭陵,發現裡面沒有《蘭亭集序》,因此出現一個說法,《蘭亭集序》是被陪葬於李治和武則天合葬的乾陵。 溫韜把唐皇朝十八座陵墓,掘開了十七座,只有乾陵幾次挖掘時均遇到風雨阻擋未能成事,所以,《蘭亭集序》是否在乾陵,沒有人知道,新中國成立後,周恩來下令不許打開乾陵,《蘭亭集序》真跡到底在何處,真是千古之謎。 

全文完





2017年11月1日

蘭亭遺恨(四)


   智永真體草體並列手書周興嗣重編押韻千字文


此時候雲門寺遭遇百年難見的風雪,鵝毛般大雪已經持續三天三夜下著,智永自從建立雲門寺以來,從未見過這樣大的風雪,今天,他縱使擁有七十年佛理道行,心境也到達澄明無我境界,此刻仍然感到有點恐懼,他擔心這古舊的寺廟經不起風雪吹襲而坍塌,更加擔心家傳之寶沒有人繼承。  最近幾個月來,他經常造夢見到佛陀,在菩提樹下聆聽佛陀講解佛經,他知道這是佛陀的召喚,是油盡燈枯的先兆,但他不知道自己甚麽時候圓寂,所以必須趕緊向辯才交代後事。

不過,這時候的智永實在太虛弱了,他感到氣促,喉嚨有一團痰沫,非常難受,他需要休息一會,緩緩氣才能囑託身後事。 少頃,他說:「辯才,你就留在這裡吧!好好欣賞我先祖的墨寶。」語畢,智永合上雙眼,慢慢地做著吐納功夫,調勻呼吸。 智永雖然閉著眼睛,腦海卻浮現自己百年人生的影像,這些影像異常清晰,而且非常光亮。

智永看見父親臨終在床的影像,自己和弟弟王欣之跪在地上,父親拿著《蘭亭集序》,用微弱的聲音說:「永之、欣之,這是先祖《蘭亭集序》書帖真跡,現在我交給你們⋯⋯記住先祖遺訓,書帖只能傳給子孫,絶對不得外傳,一百多年來至今已傳了六代,你們是第七代⋯⋯你們要妥善保存,不要丟失⋯⋯這是傳家之寶⋯⋯」,影像中看到自己淚花四迸,緊握父親的手,說:「爹,孩兒謹記。」父親用盡最後一道力氣,說:「永之,你一向對書法有心得,要勤加練習,多臨摹先祖書帖,要⋯⋯要發揚光大⋯⋯」,父親咽下最後一口氣,瞌然而逝。




接著,智永腦海浮現另一個影像,看到自己離開會稽創建雲門寺,講經堂中坐滿徒弟和信眾,正在聽他講解經文,另一個畫面看到自己每天練習書法,又見到寺院的柳樹下的五個大竹筐,裡面裝滿寫禿了的毛筆,自己拿著鋤頭,剖開土地,把這五竹筐的禿筆埋起來,旁邊立了一小石碑,上面寫著「退筆塚」。

第三個影像跳了出來,智永看到自己研習王羲之千字文的書法已經大功告成,並且發揚光大,尤其是對草書特別有心得。 他看見梁武帝宣召他和周興嗣上朝,命令周興嗣將王羲之的千字文,按照押韻重新改編,方便記憶背誦,又命令自己用真體、草體並列,將千字文書寫出來。又見到自己每天都書寫千字文,將其中部份的書帖贈送其他寺廟。

在第四個影像中,智永看到雲門寺香火鼎盛,禮佛拜神的信眾絡繹於途,由於自己的書法大名遠播,不少人慕名到來求字,人多進進出出,把木門檻都踏破了,他和辯才兩個人合力在門檻上鋪一重鐵皮,以作保護,還把它命名「鐵門限」。

思索間,智永聽見有人叫他:「師父,師父,醒醒,醒醒⋯⋯」,智永睜開眼睛,知道是辯才叫他,於是回應一聲:「嗯!」智永聽過很多人說,一個人在彌留的時候,人生的經歷會不斷重現出來,智永想到這點,知道大限已到,他勉強提起精神,握著辯才的手,斷斷續續説:「我是出家人,沒有子孫,如今把《蘭亭集序》交給你,你願意替我保存嗎?」辯才感到師父冰冷的手軟弱無力,此時此刻,正是臨危受命的時候,想到師父一向痛愛自己,不但在佛法和書法進行教導,為人處事方面也是循循善誘,恩深義重,所以毅然答應:「我願意。」智永已經氣若游絲,說:「你可要保證不落在他人手」。 「師父我發誓,一定會好好的保存,絕不透露書帖的下落。」辯才保證說。

這時候,一個小沙彌冒失失跑進來,慌慌張張喊道:「師祖、師父,不得了,一生補處殿被風雪吹塌了,大雄寶殿也出現了窟窿⋯⋯」,辯才喝退小沙彌:「吵甚麼,快出去!」智永眼皮跳了一下,口中吐出幾個字:「重」,寺還沒有說出來,握著辯才的手鬆開了,垂墜在床邊。 王羲之第七代後人,享年百歲,書法界響噹噹的高僧從此圓寂。

智永死後,隋朝也滅亡了,一個新興強大帝國正在崛起,辯才當上雲門寺的住持,他決心完成師父的遺願重修寺廟,為了紀念師父兩兄弟,在他們俗家名字王永之王欣之中,取了永欣兩個字,把雲門寺改名永欣寺,又秘密地在藏經閣的一條橫梁上挖出一個洞,把《蘭亭集序》藏在裡面,平日輕易不取來鑒賞。

⋯⋯

辯才回想十年前這一切,逝者已矣,往事歷歷,眼睛不禁模糊不清,時到今天,王氏家傳寶物最終在他手中丟掉,不但辜負了師父託付,更是王氏家族罪人,他怎樣也無法原諒自己,唯有希望李世民好好珍惜《蘭亭集序》,把它從王氏傳家之寶變成國家之寶。

辯才決定將皇上賜給的三千兩白銀,全部用來修葺永欣寺,布匹則分送各寺廟,辯才把一切安排停當後,走入密室閉關潛修,半年後就去世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