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7日

東坡軼事

蘇東坡一生坎坷,遭逢不佳,仕途阻滯,屢遭當權派打壓。 宋神宗推行新法,先不容於王安石為首的新黨;神宗駕崩之後,舊黨上台,又不容於保守派頭領司馬光。 好在東坡為人樂觀豁達,情緒智商極高,非但沒有倒下去,反而創作了不少千古傳誦的詩文,與父、弟三人一同擠身「唐宋八大家」之列,在中國文學史上佔有極其重要的地位,成為舉世公認的大文豪。
東坡年少時頗為張狂自負,自命不凡,居然自稱:「識遍天下字,讀盡世間書」,還把它寫成對聯公然懸掛堂前。
有一天,他去廟宇進香,看見一個老僧人在看書,東坡與之借過來閱讀,此書不看由自可,一看嚇得一身冷汗來,這本書東坡一個字都不認識,經過老僧人的解釋,才知道書中的文字是梵文。 自此,東坡方知道天上有天,人外有人,再也不敢自誇識遍天下字,讀盡世間書了,回家後靜俏俏的把那副對聯加了四個字,成為:「決心識遍天下字,立志讀盡世間書」,以此作為座右銘時刻鞭策自己。
蘇東坡雖然才高八斗,但是為人情操高尚,失意時不失方寸,得意時仍守尺度。 他其中一件為人所感動的事,就是對妻子一往情深,妻子過世多年仍然念念不忘,十年後,寫了一篇交口稱贊的詞,《江城子》: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斷腸處,明月夜,短松岡。
這首詞還附有簡短序言:「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顯然這是東坡想念亡妻,午夜夢迴,因而躍起床而作。 他的繼室王閏之,是原配王弗令妹,續弦也要選姐妺,其專情可見一斑。
有人會問,蘇東坡和琴操又是甚麼回事?應該這樣說:世上本無事,庸人自擾之。 琴操既不是周星弛零零發中的遼國奸細,也不是一個壞人家庭的狐媚女子,她只是一個薄有才氣的歌女、宋詞全集中能夠留下幾闕頗堪欣賞的作品的女詞人,她對東坡固然有仰慕之意,只止於對大文豪的崇敬而已,而蘇東坡也欣賞她潔身自愛之餘,還有過人文才。
琴操最負盛名是她將秦觀著名的「山抹微雲」改韻,以今天的說法屬於「二次創作」,得出的效果和文釆,竟然和原作者各擅勝場,不分軒輊,成為千古佳話,此節容後再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