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30日

天下第一詞

如果說蘇軾是中國古往今來最偉大的文豪,相信反對的人不會很多,原因是他博學多能,無論詩詞曲賦、琴棋書畫,乃至古文哲學,樣樣皆通,而且全部是第一流水平,都屬於殿堂級之作。 儘管我上一篇博文講述了王安石三番難倒蘇學士,那只是王安石弄權設計戲弄,蘇軾偶有不察,才會陰溝翻船,況且,馮夢龍的話本只是道聽塗說,甚至是憑空虛構,所以絕不影響蘇軾在文學世界的地位。 其實,我看過另一個平話版本,王安石三難學士的主角是歐陽修,而不是蘇軾。
宋詞大概有幾萬首之譜,芸芸宋詞之中,能稱得上是天下第一詞,應是蘇軾「念奴嬌」(赤壁懷古)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
亂石穿空,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
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公謹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
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
人生如夢,一尊還酹江月。
我手上有一本內地學者寫的、在香港出版的書:《宋詞排行榜》,「念奴嬌」(赤壁懷古)高踞榜首,得分28分,比第二位岳飛「滿江紅」(怒髮衝冠)超出10分之多,也比第三位李清照的「聲聲慢」(尋尋覓覓)超出17分,第四位又是蘇軾的「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 儘管我不完全同意書中的計分方法和參考依據,但認同他前十首的排列,所以不妨拿出來佐證一番。
唐代文學以詩為主流,代表人物是李白和杜甫,到了宋代,文學則以詞為主流,代表人物一定是蘇軾和辛棄疾,所以「蘇辛」並稱,兩人都是豪放派。 《宋詞排行榜》把柳永的「雨霖鈴」(寒蟬淒切)排在第五位,而辛棄疾的「永遇樂」(千古江山)只能排在第六位。
一千年前,蘇軾被貶謫至黃州,雖然是人生最失意的時候,但是偉大的東坡先生,不但沒有垂頭喪氣,反而到處遊歷,以史詠懷,他來到赤壁古戰場,用豁達豪邁的胸襟情懷,用恢弘大度的氣派,用前所未有描述格調,以及用雄渾有力的筆觸,寫下「念奴嬌」這闕不朽篇章。 這闕詞,境、史、人、情互相交織穿插,只有大文豪蘇軾才能寫得如此絲絲入扣,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他站在長江邊,穿越時空,回到八百年前三國時代,緬懷少年英雄周瑜率領東吳軍隊戰勝曹魏軍隊光輝往事,在描述周瑜英雄氣概之餘,不忘添加周、喬二人兒女情長,使得整闕詞宏大豪邁之中猶帶婉約溫柔,跌宕起伏之餘,軟硬兼備,寫得如此高超精妙,難怪後人評為樂府絕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