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4日

無處話淒涼


馮夢龍的《警世通言》有一篇短篇小說:「王安石三難蘇學士」,蘇學士就是鼎鼎大名的蘇軾,蘇軾是典型的保守派人物,與當權的改革派宰相王安石不但政見不合,而且文人相輕,常有衝突。 所以,王安石屢屢借機要教訓蘇軾,因此蘇軾宦海沉浮,人生很不得意。
 
有一天,蘇軾去拜訪王安石,王安石故意怠慢,叫下人讓蘇軾在書房等候,蘇軾苦等的時候見到書桌上有兩句詩,顯然是王安石未及完成的詩作,上面寫着:「昨夜秋風過園林,吹落黃花遍地金」,蘇軾看了發笑,他認為王安石弄錯了,從來菊花凋謝後,花瓣只會萎縮而不會散落地上,於是提起筆補上兩句:「秋花不比春花落,說與詩人仔細吟」。
 
王安石發現蘇軾的續詩,非常惱怒,認為蘇軾無禮,於是稟告皇帝將蘇軾貶謫黃州做團練,堂堂翰林大學士竟然降職為了七品芝麻官,可謂無比淒涼辛酸。 臨行,王安石佯稱自己有腸胃炎,需要三峽的中峽水來煮茶,托蘇軾回家時順便帶一瓶回來。
 
蘇軾去到黃州上任後的第一個秋天,約了好朋友陳季常飲酒賞菊,當他看到秋風下的菊花,花瓣散落一地,嚇得驚呆不能言語,陳季常問他什麼事?蘇軾講述自己擅改王安石的詩句一事,當下才知道是自己的見識不及王安石,也明白到王安石貶他到黃州的理由。
 
任期快將過了一年,蘇軾有事必須趕回京師家中,因為答應過王安石取中峽水,所以乘船沿長江回家,當經過上峽瞿塘峽的時候,看見兩岸山巒疊翠,優美景色,竟然詩興大發,由於不斷沈思和推敲新作,因而過了中峽巫峽還記不起要取水這回事,直至到了下峽歸峽才猛然驚醒,蘇軾正想回頭取水,但遭隨從勸說不要了,隨從說,反正下峽水都是來自中峽,沒有甚麼分別,就地取水算了。 蘇軾看見時間也不早,因此接受了隨從的意見。
 
常言道:「未去朝天子,先來拜相公」。回到京師,蘇軾立即去拜見王安石,首先為一年前自己的無知而亂改詩篇道歉,王安石原諒了他。 接著,蘇軾呈上三峽之水,王安石叫人煮沸沖茶,王安石一見茶色及喝一口,即滿臉不高興,問蘇軾水是取自哪裡?蘇軾回答取自中峽,王安石大笑,責蘇軾說謊,王安石說:「上峽水急,沖茶時很快出現茶色,茶味太濃;下峽水緩,沖茶時要很久才出現茶色,茶味太淡;中峽水不急不緩,沖茶時茶色出現不快不久,茶味濃淡之間。我一看,就知道這是中峽之水。」
 
蘇軾聽見之後,不禁汗流浹背,只好承認水來自下峽,又對王安石的博學佩服不已。 王安石為了進一步敲打蘇軾的銳氣,叫蘇軾在書櫥中取出任何一本書,隨便翻開某頁其中一句,他都能夠念出下一句。 蘇軾滿面疑惑,特別找一本塵垢較多的書,抽出一句,王安石果然背誦如流,至此,蘇軾才佩服到五體投地。

王安石也珍惜蘇軾是一個不可多得人才,而且已經接受了貶謫教訓,第二天奏明宋神宗把蘇軾恢復翰林大學士職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