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3日

南丫侍宴記

南丫侍宴記

文章日期:08/03/2011 11:19 pm
 
欲吃海上鮮,莫惜腰間錢」。意即海鲜價錢昂貴,如欲大快朵頤,萬不能吝啬金錢也。此地食肆動輒以海鮮酒家自居,所謂海鲜者只是活魚數尾、鮮蝦幾隻,其他品類通通欠奉,名大於實,旨在吸引老饕而已。竊以為,本港諸多食鮮聖地,價亷物美者,非南丫島莫屬耳。
 
南丫島大小僅十三平方公里,乃香港第三大島,狀如樹椏,位於港島之南,因以為名。南丫島近年華洋雜處,薈萃中西文化,海鲜酒家如雨後春筍,榕樹灣、索罟灣一帶更是鱗次櫛比,惜大部份為某集團所壟斷。
 
仲 夏某日工畢,司上命余同往該島,蓋因高層於島上設宴款待嘉賓。司上有令,寧有不從。賓客欲參觀青馬大橋雄姿,故豪華遊船自皇后碼頭起錨,即遏浪西行,斯時 已近黃昏,夕陽殘照,餘輝未散,海面一片燦爛金光,波濤不驚,薰風吹拂,心曠神怡。不旋踵,船已越昂船洲、過南巴勒、穿青馬橋,抵南丫島,其航程亦僅句餘 鐘也。
 
兹 前船從青馬大橋下而過,眾人仰望此耗資龐大且引起昔日中英爭拗之玫瑰園建設,果然氣勢不凡,但見大橋身披霞光,巨型橋墩自海床崛起,橋塔千索成綑,凌空吊 起兩層橋身,蔚為壯觀,雖翹首仰視仍高不可攀,大橋長逾兩公里,兩端分踏青衣及馬灣兩地,公路直奔赤臘角國際機場而止,海路從此變坦途,堪嘆神工鬼斧,世 界奇跡。
 
船 止於索罟灣,及岸,華燈初上,大抵為閒日之故,其時遊人甚稀,沿途各酒家伙計皆站於店前攬客,吆喝叫賣之聲不絕於耳。預訂之酒家與碼頭僅一箭之地,不百步 眾人已端坐席前。余瀏覽酒家四周,食客寥寥,裝潢普通,難言豪華,惟座位清雅潔淨,勉強不失禮於賓客。是晚也,盛筵開三席,飛觴鬥千鐘。美饌佳釀不離鮑參 翅肚魚蝦蟹,花雕茅台五糧液。
 
首 席有一中年婦人,據於上座,料為是次宴請主賓,華貴雍容,氣質不凡,酒量不讓鬚眉,舉杯例必一飲而盡,且來者不拒,與眾人觥籌交錯,豪氣干雲。余叨陪末 座,同桌有一低層賓客某君,滿口濃重京腔,名片上印有經理頭銜,卻全無君子風度,趁酒酣耳熱之際,專找女士對飲,又勸又壓,女士欲拒之,即面露不悅之色。 此君實欺人太甚,眾人看不過眼,譏諷幾句,此人竟反唇相稽,嘲眾人好管閒事,余本擬借酒教訓之,奈何身為陪客,恐有失身分,遂強壓怒火。未幾,司上命余向 賓客逐一敬酒,如此這般,來回兩匝,不覺多飲數杯,頓覺五內翻騰,意欲嘔吐。
 
席撤於夜深,月明星稀,海風吹拂,酒力發作,只覺身軀焦熱,上岸後腳步踉蹌,遂憑欄閉目,幾經掙扎始得歸家。翌日醒來,宿酒餘威未退,頭痛欲裂,唇焦舌燥,足膝皆蘇軟乏力,內子以花旗參沖茶奉余,未幾痛楚稍減,及至午後,精神始得恢復。
 

明_Ming at 07/07/2012 08:19 pm comment
好文章; 令我回想廿多年前,正值輕狂歲月, 每月總會聯朋結友,於工作時間偷懶到南丫島, 男的竹戰連場,女的海邊踏浪, 直到黃昏日落,再來大魚大肉,飲得酒酣耳熱後,才趕尾班船歸家。
KM at 07/07/2012 09:05 pm reply
明兄,想不到小弟胡亂引述博文,兄竟認真尋到並瀏覽閱讀,榮幸之至。那不是輕狂歲月,那是風華正茂歲月,人生得意須盡歡呀。祝安。
kelly at 04/14/2012 09:37 pm comment
如今南丫島的飯店所提供的海鮮套餐,價錢不便宜呀,食客也不太多,倒是我們吃的那家“舢板”,除了海鮮,還兼有炒菜粉麵,臨海的桌子都已坐滿。
KM at 07/07/2012 09:08 pm reply
Kelly, 我不知你閱讀過此篇舊作,剛才回覆樓上博友的時候才發現你留過言,對不起,覆遲了,恕罪恕罪。
薰之 at 03/22/2012 05:34 pm comment
文筆古雅,情景人物栩栩在目,真妙文也! 若論海中鮮,莫如澳洲Fish market所售之美矣!
KM at 03/23/2012 02:57 pm reply
此文寫於十多年前,青馬橋通車不久,只是遊記而已,非妙文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