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8日

身無彩鳯雙飛翼

身無彩鳯雙飛翼

文章日期:10/08/2012 11:31 pm
中國是詩的國度,唐朝是詩的黃金時代,289年的唐朝國祚與詩一刻也沒有分開過。 唐詩歌從初唐四傑(盧照鄰、王勃、楊炯、駱賓王)出發,經過了盛唐李杜(李白和杜甫)等大家的高峰階段,當來到晚唐有「小李杜」之稱的李商隱和杜牧時候,唐詩已到了壓軸之卷。 縱然如此,小李杜的詩歌一點不是師老兵疲,反而更像交響樂曲到了最後一章,以高潮式的奏鳴作結束。 「小李杜」的作品不但沒有被李白、杜甫比下去,相反,有了他們的加入和裝扮,一部《全唐詩》巨鑄才算是完整,才沒有缺憾,才能光芒萬丈。


李商隱九歲之時父親早逝,此後過著「四海無可歸之地,九族無可靠之親」的艱苦日子,十九歲時得到當朝大官令狐楚賞識,收為門下,二十五歲考中進士,這是古代中國學而優則士的典型。 二十六歲時,又得到另一個大官王茂元的欣賞,招為女婿。 可惜,隨著李商隱的成婚,麻煩的事也隨之而來,原來,令狐楚和王茂元分別屬於牛李兩黨,牛李相爭在晚唐時候是國弊,牛李彼此互相攻奸,李商隱夾在恩人和丈人之間,日子很不好過,仕途相當暗淡,一個極有才華的詩人,成為政治鬥爭的犧牲品,終令一生潦倒困頓。

李商隱的詩予人的感覺是綺麗含蓄,婉轉迴環,遣詞用字精煉細膩。 千百年來,人們較多注意他沒有命題的言情詩篇,特別有興趣在他「無題」詩的字裡行間去挖掘詩人的風流韻事。 例如,本文題目「身無彩鳯雙飛翼」就是出自其中一首「無題」:
昨夜星辰昨夜風,畫樓西畔桂堂東。
身無彩鳯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
隔座送鉤春酒暖,分曹射覆蠟燭紅。
嗟余聽鼓應官去,走馬蘭台類轉蓬。

世人還未看懂這首詩含義,就被「身無彩鳯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兩句玲瓏透絕的詩句所傾倒。


另一首「無題」:
相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
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
曉鏡但愁雲鬢改,夜吟應覺月光寒。
此去蓬山無遠路,青鳥殷勤為探看。」

此詩字字精煉,句句膾炙人口,詩中那種無奈無助情懷,讀後令人嘆息不止。
十多年前,殿堂級歌手徐小鳯就唱過用這首詩譜寫的名曲,她運用低迴哀怨的唱腔,把詩句演繹得淋灕盡致,無出其右。

為人傳誦不止,也令人爭論不休,還有一首七律「無題」,到底詩句裡面的錦瑟是一條古琴? 還是悼念逝去妻子? 甚至是暗指自己人生遭逢? 世人爭議至今無一公論,矇矓一片,然而詩句之清奇,用典之準確,比興之佳上,含情之深湛,足以把李商隱推上詩壇的高位,詩文如下:
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
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我認為,這首詩當然是懷念妻子之作,因為夫妻恩愛是用琴瑟和鳴去形容,一看而知,無須爭拗。他還有一首寫給妻子的小詩:
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
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

這是他外遊時思念妻子而作,把家中的生活細節寫出來,形象地表達和妻子聯床夜話情景,言簡意賅,情深意長。

李商隱一生,仕途上被牛李相爭而拖垮,感情上因妻子的早逝而鬱鬱寡歡,盡管曾經與宮娥、女道士談情說愛,但都無疾而終。其實,李商隱的詩歌,言情詩篇只佔一部份,他還有很多描寫民生、弔古詠史和感懷家國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