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8日

末世篇章有逸才


末世篇章有逸才


文章日期:10/18/2012 10:10 am
寫了李商隱,怎能不寫杜牧? 題目詩句是宋代名相王安石對杜牧的讚譽。 杜牧比李商隱大十歲,兩人都是在26歲時高中進士,但是,杜牧是憑真才實學考得功名,而李商隱是得到令狐楚賞識和推薦才得中進士,當然,我們不能因此而貶抑李商隱的才華。 杜牧出身官宦家庭,祖輩都在朝廷做大官,他的祖父曾官至宰相,只是來到杜牧這一輩,才家道中落,這一點和李商隱頗為近似,惟李商隱常對外稱說自己是李氏皇朝宗親,但無實際憑證。

因為寫了「落魄江湖載酒行,楚腰漸細掌中輕。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幸名」詩句,千百年來杜牧被冠上放蕩不羈的帽子,認為他是終日徘徊於歌臺舞榭和青樓妓院的浮誇浪子。 其實這是天大的冤枉,杜牧一系列的纏綿抒情詩篇,恰恰是一幅幅末世風情畫,他用作夢去自我反醒之餘,又譏諷唐末士大夫階級的生活情態。 他不朽的詩作,運用既清新雋永又寓意深長的句子,去寫景,去抒情,在世人面前顯露了他極高的寫作技巧,例如:

青山隱隱水迢迢,秋盡江南草木凋。
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簫。
--《寄揚州韓綽判官》

煙籠寒水月籠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
--《泊秦淮》 

千里鶯啼綠映紅,水鄉山廓酒旗風。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台煙雨中。
 --《江南春絕句》
 

遠上寒山石徑斜,白雲生處有人家。
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
 --《山行》

以上幾首極具生活氣息的詩篇,都是杜牧在掦州出任淮南節度使幕僚時所作,這個閒職長達十年,讓他有足夠時間去體察人民的生活,從而寫出了曠古絕今詩篇,這就是文藝來自生活,又高於生活的道理。

杜牧抒情詩篇固然為世人津津樂道,但最為人稱道的卻是他的詠史弔古詩歌,他經常用出人意表的歷史觀,去點評歷史人物,可以說別具一格。 在未中進士前,年少的杜牧已經寫下了震驚當時的散文:《阿房宮賦》,由「六王畢,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講起,描述了項羽帶兵攻入咸陽,焚燒阿房宮,大火歷時三月不熄的歷史事件。 我在早前的一篇博文《銅雀台》中,引述過的《赤壁》:「折㦸沉沙恨未銷,自將磨洗認前朝。東風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二喬。」世人一般同情周瑜遭遇,但杜牧在此不但不予同情,還作了調侃。 另一首《題烏江亭》也非常有名,就是描寫楚漢相爭史蹟,人們都認為項羽戰敗乃咎由自取,縱使再戰也回天乏力,而他卻說捲土重來,勝敗難料。詩曰:
勝敗兵家事不期,包羞忍恥是男兒。
江東子弟多才俊,捲土重來未可知。

諸位細讀了杜牧以上多首七絕(他絕詩真是一絕)後,還會認為他是浮誇子弟嗎?「小李杜」二人孰高孰低?還是各擅勝場,那就見仁見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