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6日

日無不落,月有圓缺


兩年前,首相卡梅倫同意蘇格蘭公投決定是否留在聯合王國,結果大多數人投了留下票,使得英國保持國土完整。 今年二月,卡梅倫決定在六月二十四日啟動全民公投,由人民決定國家是否留在歐盟,這次,卡梅倫輸了,只超出三個百分點的不理智大多數人感情用事地選擇了脫歐。 

在公投前夕有消息說,女王問誰可以告訴她三個留歐理由,如果此事屬實,女王用她的影響力扭轉民意,我的推算,影響力度至少達到六個百分點,那是從民調認為留歐將勝出三個百分點到結果反輸三個百分點計算出來。 

六月十二日民調顯示,脫歐大幅超越留歐十個百分點,這個大差距使我大吃一驚,也把我從對留歐必將取勝的預期完全改變,我知道大事不妙,所以在朋友圈中提出警告,但他們全不以為然。 儘管其後脫歐和留歐在民調中互有領先,到了最後階段,民調還預期留歐會險勝,但我對英國脫歐的預感始終保持不變。 

六月二十四日公投剛開始了,我寫了一首詞表達對英國公投的擔心,雖然文字不乏調侃,但證實了我的估計還是對的, 靈感來自毛澤東的《念奴嬌.昆侖》: 

念奴嬌· 英倫

當今普世, 看英倫,大雨鎮日未歇。 

選民四千六百萬,去留公投總決。 

留歐一派,危言聳聽,全民變魚鱉。 

脫歐一派,卻不是這樣說。 

而今我謂英倫: 日無不落,月必有圓缺。 

溫莎皇朝來制誥,把領土裁三截? 

一截留歐,一截獨立,一截朝天闕。 

經此一役,環球秩序重設。 

六月二十五日公投開始點票,早上,旅英朋友千里之外傳來訊息:Leave 超過 Remain 三個百分點,英鎊對美元正在狂瀉。 我趕緊打開電視機,香港股市正值競價時段,恆指下跌三百多點,我對這些訊息一點也不到感意外也不震驚。 後來,BBC陸續公佈點票結果,雖然一度傳來留歐較多數,我仍然沒有改變我的估計,至中午時候,脫歐派節節勝利,恆指暴跌一千點。 此時,我又寫了一首打油詩: 

英國脫歐

欲留難留,話脫就脫。

英倫三島,公投已決。

全球股市,跌聲不絕。

冷靜思量,如何止血。

此番脫歐,留派笨拙。

一番鋪排,付之如闕。

蘇愛求獨,逼人咄咄。

英在歐盟,常有不悅。

聽命德法,路人甲乙。

平情而論,好壞兩說。 

英國公投一役,我的觀點已反映在兩首詩詞當中,英國這個日不落帝國徹底消亡,國土隨時隨地只剩下英格蘭。 嚴格說,在地緣上,英國並非和歐洲大陸連在一起,是否把自己當作歐洲一員,英國人心中最明白,從他們當年加入歐盟卻不加入歐元,心態如何?我們大概猜測到一些玄機。 激情過後,英國人好像有點後侮了,而我並非完全悲觀,要知道,塞翁失馬,焉知非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