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9日

從停車坐愛楓林晚想起

從停車坐愛楓林晚想起

文章日期:01/09/2011 10:49 pm
近日JF臨 危受命,分管工商部,彰顯老將依然能擔大任,同仁交口稱贊,並設筵恭賀履新。席上,談起吾輩皆已步入中年,惟仍是機構之中流砥柱。正當酒酣耳熱之際,海平唸了:「廉頗老矣,尚能飯否?」詩句,其意是肯定的,吾輩實非庸才。余即席背誦辛棄疾《永遇樂》「京 口北固懷古」原文,與眾兄弟共勉:

  千古江山,英雄無覓,孫仲謀處。    
  舞榭歌台,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斜陽草樹,尋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
  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贏得倉皇北顧。
  四十三年,望中猶記,烽火揚州路。
  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鴉社鼓。
 
憑誰問,亷頗老矣,尚能飯否?
 
辛棄疾是南宋具有文才武略的英雄人物,由於主張抗金,恢復中原失地,一直得不到朝庭重用,唯有用詩詞表露愛國之心。辛稼軒詞豪邁雄壯,充滿愛國情懷和悲涼嘆息,此詞寫到戰國老將軍亷頗時候,提出是否還能有力吃飯的疑問?
 
其實吾輩俱為職場慣將,入職以來,橫槊提刀,開拓業務,力遏擠提浪潮、勇退金融風暴、智擒千年巨蟲、參與集團重組,立功無數,雖視名利如糞土,仍不憤鼠輩欺吾等年紀不輕,退休之期漸近,動輒戲謔:「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輩則認為:「但得夕陽無限好,何必惆悵近黃昏。」或曰:「莫道桑愉晚,餘霞尚滿天!」吹咩?
 
翌日,海平把杜牧的詩改成:「獨愛楓林晚,霜葉勝春花。」寄予小弟,表達其情懷。我為附和其雅趣,試續曰:「性本獨愛楓林晚,由來霜葉勝春花。」 其實,這兩句詩出自有小杜之稱的杜牧,原詩是:
遠上寒山石徑斜,白雪生處有人家。
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
 
唐代杜牧這首膾炙人口的詩,是我最喜愛的七絕之一首。杜牧是一個偉大的詩人,能和杜甫並稱「兩杜」,足彰顯其文學地位。他另一首詩也是千古一絕:
落魄江湖載酒行,楚腰漸細掌中輕。
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倖名。
 
每誦讀杜牧的詩,特別是「遠上寒山石徑斜」一首,必想起往湖南詔山旅行一幕。其間,登上岳麓山,遊覽了「愛晚亭」。 「愛晚亭」是中國四大名亭之一,原名「紅葉亭」,始建於清朝乾隆五十七年(1792),後來,長沙的學者根據「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的杜牧名詩改名為「愛晚亭」。當年的導遊還告訴我們,毛澤東在長沙讀書的時候經常在「愛晚亭」看書,研究馬列主義,孕育了革命思想。我離開長沙幾十年過去,該亭形貌依稀記得
是次海平戲改小杜詩句,不禁勾起以上一段往事,浮想聯翩之際,遂寫此文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