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1日

長河孤旅

長河孤旅


文章日期:01/11/2011 06:04 pm


 
故人從遠方發來一則信息,帶來了地球南部的暖意,驅散了香港這幾天的陰霾和嚴寒,暖和了心窩。最是要感激的,是他向我介紹了一個具有社會良知、民族精英的知識分子的遭遇,我看了之後心中無限感慨,我忍不住要向各兄弟推介。 
 
黃培炎這個名字相信大家都聽過了,他是民主黨派人士,建國初期受周恩來的邀請,出任第一屆政府副總理,後來認為知識分子不宜當官而辭任,高風亮節令人敬佩。今天我要推介的不是他,而是他的兒子:黃萬里。 
 
黃 萬里是我第一次聽到的名字,或許眾兄弟已聽過此人。但當我朋友送來的他的畫像和文字,使我驚訝萬分,始知一個愛國的知識分子、水利權威,滿腔愛國情懷,竟 然落得如此悲涼下場。好一個黃萬里,他的名字已和黃沙萬里、黃河萬里長結下不解緣。他的遭遇昭示了中國知識分子的悲哀,是體制辜負了他、是國家虧待了他。 他的執著堅持、他的風骨、他的文釆、他的種種已經在國人心中有了評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