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5日

狼圖騰


前言:這篇文章是半年前看了電影「狼圖騰」之後寫的,一直沒有把它貼上博客,理由是不想被以為替電影作宣傳。

「十年前,我在書店無意間看見一本叫做《狼圖騰》的小說,作者將草原的野狼視為圖騰,多麼奇特的書名?因而凝聚了我的目光,翻開一看,內容非常吸引,於是買了回家細看。 文革前,大陸描寫現代的著名小說我基本上都閱讀了,例如《青春之歌》、《野火春風鬥古城》,《紅岩》和《林海雪原》等,這些小說雖然講的都是革命,但情節頗為精彩,所以,至今猶留下不可磨滅的記憶。 文革後,大陸現代小說一本也沒有看過,可以說,《狼圖騰》是文革後我唯一閱讀的現代長篇小說。

回到家我一口氣就把它看完了。作者他化身小說中的主人公陳陣,把自己在文革時期去內蒙古大草原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的經歷,特別是他闖進狼窩,掏取狼崽子,又偷偷飼養其中一隻,實行「與狼共舞」,以及耳聞目睹有關狼的事跡,匯集成一本長篇小說,透過小說的多個環節,大肆歌頌狼的本性,把狼說成是圖騰。

毫無疑問,書中幾段描寫狼群捕殺黃羊和軍馬的故事至為精彩,作者用充滿神秘而緊張的筆觸,描述了狼群在帶頭狼指揮下,如何偵探、佈局、圍攻、獵殺、報復等人性智慧的表現。

在漫天風雪下,機智的狼群將黃羊追趕到一處雪窩,利用雪崩,把千百隻黃羊掩埋在積雪下,為自己過冬儲存食物。

狼群因為牧民偷走埋在雪地裡的黃羊屍體,因而展開大報復,於是設計把解放軍的戰馬逼到結了薄冰的湖中活活淹死;又為了報復牧民摔死狼崽子,所以不停進攻蒙古包大肆殘殺牲口。

最為震撼的章節,就是描寫解放軍戰士開吉普車追捕老狼那一段,在追趕中,軍人開槍射中老狼的後腿,老狼由於拖曳著一條殘腿跑得慢了,眼見快要被吉普車追上,這時候,老狼猛然回頭,果斷地把殘腿一咬而斷,三足狂奔得以逃出生天。 不過,這一章節電影並沒有描述,只交待老狼窮途末路時候和陳陣四目交投,陳陣終因老狼曾經放過自己而不忍痛下殺手。

這本小說面世後,既獲得不少獎項,但是又得到不少批評。 讚賞的人認為小說題材大膽而且獨特,野狼本性描寫躍然紙上。 批評的人則認為作者把豺狼本性完全顛覆了,不該奉為圖騰,更有外國書評家責備小說充滿法西斯主義色彩。

我的觀點傾向於後者。 狼一向是不可馴服的動物,否則早就像狗兒進入尋常百姓家,試想一想我國成語中,形容狼的凶狠、惡毒、奸侫、殘暴⋯⋯,沒有一百條,也有數十條,這全都是國人對狼深刻認識的總結;同樣,蒙古族是馬背上的民族,馬和狼是天敵,蒙古人怎會把天敵作為自己民族的靈魂甚至是圖騰去膜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