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9日

紅日

靜待黎明
噴薄而出
冉冉上升
鋒芒初露
光芒四射

當我還是上班族的時候,辦公室的位置朝著西方,眼前和腳下就是繁忙的海港,傍晚的時分,假若沒有緊急的事情要辦,我總是喜歡坐在辦公椅上,靜靜地觀看日落,此時候的太陽,血一般的鮮紅,又大又圓,一點也不是文人筆下描寫的殘陽,我又發現,原來紅日沈西過程頗長,沈降的速度緩慢,有點拖泥帶水。 太陽經過一整天高懸半空發岀光和熱後,一點也不感到疲憊,好像對這個繁華鬧市猶有點依依不捨似的,經過一輪爭扎,才隱藏在遠山背後。
 
我在這個辦公室坐了十年,看落日有如家常便飯,頭幾年還興致勃勃,後來看膩了,除了偶爾回頭一看外,大部分時間因為西斜熾熱而把窗簾放下,少有憑窗遠眺餘霞滿天的詩畫情景。
 
和日落同樣壯觀的自然景象,當然是早上的日出了。 這次郵輪之旅我滿以為有機會看到海上的日出,誰知道,整個航程半次日出也看不到,內心頗有不甘。
 
其實,我看日出的機會卻真不少,當中有一次是在黃山,那天的天氣一般,雲霧濃重,勉強也能看到紅日在怪石奇松中間現出,只可惜,不旋踵下起雨來,朝陽於是躲起來了。
 
其次看得最多的,是住在東區的時候,住所就在海峽的岸邊,每天清早在海濱跑步,如果時間恰好,能看到日出,不過,那種日出也不是太陽從海面浮起,仍然是在山背後升起來。
 
這幾年搬到新界居住,居所朝東,也能夠看到日出美景,可是,我早上的時間大部分被小子佔有,所以真正而且較長時間地觀賞日出次數不太多,可謂是美色當前,依然無意窺伺。 這次郵輪之旅回來後內心總是戚戚然,為了補償失落的情懷,一連三天我特意立在陽台,盡情欣賞日出,並作了拍攝和錄影。
 
清早的時分,遠山的山影盡入眼簾,近處的小河好像一塊砍刀形狀的鏡片,靜靜地躺在大地上,周遭高聳的大樓窗戶不透半點的燈光,馬路已經有不少車輛行駛,惟數量不多,目前的這一切,顯然是典型的黎明前光景。 不久,天空露出了幾抹的彩雲,紅彤彤的,隨著時間向前推移,彤雲顏色越來越紅,越來越亮光,面積也逐漸擴大,我近乎屏住呼吸舉起手機對準紅霞拍攝,我知道很快太陽將在那裡升起。 果然幾分鐘後,一個紅點在山坳陡然出現,慢慢地,紅點變成了一個紅柿子似的紅日,喲!紅日鼓起力氣,噴薄而出,然後帶着一身的薄紗冉冉上升,片刻光景已升到山腰,剎那間,滿天紅霞,光彩奪目,大概又是一兩分鐘時間,又大又圓的紅日完全裸露於山巒之上,光芒四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