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5日

高陽公主病


近代人把飛揚跋扈、心高氣傲女性,形容她們患上公主病,病源相信只得一個,就是她們一向嬌生慣養,在家人朋友百般呵護下,心理上自我膨脹,自以為優人一等,因而表現出有異常人的行為。 刻下播放中的武則天劇集,裡面描述的李世民女兒高陽公主,正正是公主病的人版。

高陽公主僅是李世民眾多女兒當中一個,或許她在公主群中才貌出眾,所以深得父親痛惜。 為了籠絡懷柔開國功臣和安撫附庸國,李世民會將公主許配出去,高陽就是在這個國策下嫁給房玄齡的次子房遺愛。

貞觀年間,房玄齡是李世民的股肱之臣,官拜丞相,位極人臣,在襄助李世民奪政權坐江山事業上,功同日月。 誰說「老子英雄兒好漢」?房遺愛卻是一個窩囊廢,被高陽公主玩弄於股掌之間。

其實,高陽公主與辯機和尚的不倫之戀,應算是一椿歷史疑案,辯機作為唐玄裝的高足,年少得道,滿腹經綸,身負翻譯佛經和編撰唐三藏西行漫記的重要任務,按道理,不可能也不允許與高陽有苟且行為。

否定和肯定高、辯有不倫關係的史學家分成兩批。 否定派所據的理由是《舊唐史》根本沒有描寫兩人的事跡,只提及過公主和皇帝不和。 肯定派所持理由是《新唐史》有詳細描寫,最能讓肯定派得意的,就是《新唐史》的編撰人是大名鼎鼎的六一居士歐陽修,他不但是北宋著名的政治家,而且又是當代傑出文學家,就是在權威效應下,後人難免多傾向相信《新唐史》的記載了,而忽略了《新唐史》只是由二百多年後宋朝人所編纂的事後紀錄而已。 由於高、辯的事跡驚世駭俗,充滿戲劇性,千百年來成為章回小說、戲曲的永恆主題,把莊嚴的佛教鞭笞至體無完膚。

高陽公主為了窺視房玄齡的爵位,誣告房遺直對自己無禮,向李世民提出由房遺愛繼任房玄齡的爵位索求,這個僭越要求既不合由長子沿襲的體制,而且誣告理據極為薄弱,李世民斷然拒絕,並加以訓斥,高陽內心因此極為不快。

高、辯不倫戀曝光後,皇族顏面蕩然無存,李世民怒斬辯機,更遷怒公主奴婢,高陽心中所埋下的仇恨種子因而加快萌芽,才有後來「父死不哀」的忤逆行為。 驕縱任性的高陽在父親李世民死後,終於走上了謀反的道路,她唆使房遺愛參與皇室的叛亂(不是劇集所說的李恪),事敗後被高宗賜死,連累了房氏一系成員幾乎集體覆亡。

從與辯機相戀到參與叛亂,高陽的劣跡沒有記載於《舊唐史》,反而在三百年後宋朝史官陸續予以補述,中間這幾百年間出現了甚麼道聽途說?憑空臆測?無人能知。 所以,高陽的公主病是否成立?以及她和辯機的不倫戀,完全是歷史疑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