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9日

正確的決定


籌劃經年,預付了全程旅費,一心一意等待登船日子的來臨,豈料讓三股風暴給打砸了,應驗了「千算萬算,人算不如天算」的讖語。

大陸股市風暴猶未平息,太平洋已醞釀了三股風暴,三股風暴徹底吹毀乘船旅遊日韓美夢。

蓮花,她蓮步姍姗從呂宋島出發,雖然最終來到香港,但風雨不掠,沒有驚擾大眾。

星期五的早上,船公司告訴乘客「海上航行者號」可以如期出發,總算讓忐忑的心安定下來。 這次遊輪行程首站是日本沖繩,早前,因為南韓新沙士流行,取消停泊濟洲島,改在福岡多留一天,去不成濟洲雖然有點可惜,畢竟那裡是瘧區,這算是無可奈何的決定,所以,旅客沒有任何的不滿。

蓮花去後,艷陽高照,排水量十三萬八千噸的「海上航行者號」,仿如龐然大物,靜靜地靠在碼頭等候三千多名的旅客的登臨。 中午過後,接待大廳擠滿了辦理登船手續的旅客,但是,人們絕對料不到一會兒之後,高興將變成掃興。

當旅客分批來到櫃檯辦理登船手續和拍攝照片的時候,職員才漫不經心告知郵輪已經因為颱風關係將轉為南下泰國和越南,旅客們遽聞這個訊息,彷彿炸開了鍋,不滿之聲此起彼落,部分旅客更加拒絕登船,幾經交涉,皇家加勒比船公司代表的人出來告訴大家,根據國際慣例,船長有權視實際環境而且不必經過同意改變行程和停靠適當的碼頭,不過,公司方面表示因為體恤乘客的不便,願向旅客作出補償,每房間給予USD500-800消費金額。

有人把這次航線改動,猶如魚翅變成粉絲,說法有點誇張。 毫無疑問,芽莊和芭提雅不可以與沖繩福岡相提並論,但是,船長有責任保護全船近四千人生命安全,避免把郵輪開進風暴區域,決定是正確的,也是負責任的表現,值得欣賞和尊重。 不過,蓮花、燦鴻和浪卡三股風暴早已形成多日,由呂宋出發直撲中國東部沿海,雖然蓮花蓮步姗姗,虛聲張勢,到達香港後即消散於無形,惟燦鴻和浪卡來勢仍然兇猛,絕非拋拋浪頭這麼簡單,三股風暴的行徑和威力全部在天文台預測之中,東亞地區無人不知,郵輪公司更加了然在胸,既然早就知道不能越雷池半步,何不提早告知旅客航線必須作出改動,讓旅客有心理準備,或者,不妨給予旅客多一個選擇,就是倘放棄這次行程,但有權在其後一段時間內再度出發而無需再繳交旅費,我相信,郵輪公司若有這個靈活的安排,那麼,就不會發生抗議行動了。 至於在最後一刻才增發心意金USD200,令整體補償金共USD700,屬應有之義。

所以,我認為船長更改航線是正確的、負責任的,而事實上燦鴻和浪卡所造成的破壞有目共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