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3日

遼闊的海疆


圖片來自《維基百科-南海》
 

受颱風所阻而更改航線,郵輪從向北航行改為向南航行,停靠的港口也由日本的沖繩和福岡改為越南的芽莊和泰國的巴提雅。 查閱海圖,郵輪倘若向北航行,自香港起錨後,穿台灣海峽,經東海,先抵沖繩,後達福岡;倘若向南航行,繞經海南島,再南下航行於大片南中國海,先停靠芽莊,再進入泰國灣,終抵巴提雅。 兩者相比之下,顯然後者航程更遠,跨越中國的海疆更多。

七月的南海,大部分時間尚算風平浪靜,但是天氣酷熱,我站在海景房的陽台瞭望茫茫大海,心情比上次在阿拉伯海遊輪時大不相同,因為我知道「海上航行者號」名義是在公海上航行,實際上是在南中國海航行,眼前這片無邊無際的海洋,正正是中國遼闊的海疆,因為小學課本早就告訴了我,中國的南海東起東沙群島,西至西沙群島,北從海南島起,南延伸至南沙群島的曾母暗沙。

此時此刻,晴空萬里,海不揚波,濤聲依舊,惟是暗湧處處,鄰近幾個國家因為覬覦豐富海洋資源,紛紛表示擁有南海主權,在美國人撐腰下,當中有兩個國家更是咄咄迫人,誓要同中國爭個你死我活。 打開世界地圖,此海域從來只用斗大的「The South China Sea」或「南海」來標示,幾曾出現過「越南東海」或「西菲律賓海」的字眼。

國際間,最重視航道通暢,儘管中國擁有這一片海域的主權,但奉行自由航行政策,從無阻攔船隻往來,以影響貿易運輸,因此,所謂抵觸國際法的改變現狀的誣告是不成立的。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美國雖然主導了東海和南海,但是,對由國共兩黨領導的中國政府根據歷史所作出的南海劃界向沒有置喙片語,因為那時候,他們著重的是全球利益,換句話是無暇兼顧。

有一段時間,中國只顧進行階級鬥爭,國力衰弱,鞭長莫及,無力保護邊陲疆土,任由鄰國蠶食,如今國富民強,中國不但有能力到此宣示主權,還有能力用實際行動去捍衛海疆,無疑,這樣就難免觸及人家偷竊回來的利益,所以,甚麼返回亞太、甚麼告上國際法庭、甚麼鼓動民眾上街呼嘨,一切一切便相繼出台了。 中國的老對手近日就強行通過了新安保法案,來一個擴軍備戰合法化,南北呼應,形成一個新月形包圍圈,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壓制中國,阻撓中國民族復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