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31日

住白天鵝賓館緬懷霍英東先生

住白天鵝賓館緬懷霍英東先生

文章日期:05/31/2011 11:03 pm

珠江大橋


廣州 IFC

廣州 IFC

  
小蠻腰--廣州電視塔


上星期和一班舊同事參加MLW旅 行團去廣州旅行,旅行社打出「再見白天鵝」的旗幟開團,所以不少的團友是為了爭取在酒店拆卸前留住回憶而報團的,而我則是慕名已久,卻一直緣慳一面報團 的。到了廣州之後才知道旅行社是以「再見白天鹅」為幌子,目的只是為了攬客。我們這班退休人士去年曾經參加過這家旅行社去張家界,當時已經因為後加的自費 項目過多而有所不滿,一年後,這家旅行社服務質素還是那麼差,沒有甚麼改善,不提也罷。但是無論如何,仍算是一次愉快旅行,此外,還得衷心感謝搞手心哥辛 苦奔走,組織我們一睹或再睹白天鵝的美姿。
 
這家矗立在沙面、面向鵝潭的中國第一家五星級酒店,建成至今已有三十年歷史了,我住進去後一點也感覺不到她的陳舊和落後,反而感到她的經典和獨有,就像一個漂亮的女人,歲月不曾在她美麗的面龐留下印記,而是加添風韻嫵媚。
 
住在白天鵝賓館,令我想起賓館的投資人霍英東先生,雖然他老人家過世了好幾年了,但是我仍不時想起兩次和他打交道的經歷,我把情形寫下來,作為一種崇敬和紀念。
 
第一次是在七十年代初期,中國乒乓球參加完世界錦標賽奪冠後訪問香港,印象中好像是郗恩庭奪得男子單打冠軍那次。我作為乒總某屬會的會員,被上司F教練安排參加中國乒乓球隊在九龍伊館表演賽上的招待工作,我十分榮幸地被分派在比賽場地中央的貴賓席上接待來賓,F教練一早就吩咐了,如果沒有貴賓券,即使親如你的父母也不得進入比賽場地。
 
那 天的傍晚,離比賽還有一個小時,我站在比賽圍板的入口檢查來賓的貴賓卡,就在這時候,霍先生在一名男子陪同下進場,那待候香港人誰不認識霍英東?霍先生來 到入口,我循例向他索取貴賓卡,霍先生說他沒有,旁邊的男子則拚命地說這是霍會長,這是霍會長。我說不好意思,沒有貴賓卡任何人是不許進場的,雙方在堅持 著,但見霍先生氣定神閒,雙手負在背後,完全沒有動怒。這時候,我的上司F教練從看台上匆匆忙忙跑下來,連聲向霍先生說對不起,並引領他入座,F教練回來後怪我連霍會長也不認識,年少氣盛的我,一點也沒有反省自己的不對,反而反駁F教練是他吩咐我這樣做的。後來我想起此事!深責自己太墨守成規,執著雞毛當令箭。另一邊廂,作為乒總會長的霍先生,受到如此無禮的對待,一點也沒有生氣,令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第 二次大約是一九九六年左右,我工作的公司舉辦成立五十週年酒會,霍先生是受邀嘉賓。那一次,我又是負責接待工作,我記得當時霍先生是一個人來的,我見到他 馬上迎上前招呼,在和他交談過程中,我感到他真是一個慈祥長者,一點架子也沒有。可惜是,他所認識我的公司的前任上司不是去世了便是退休了,他好像有點索 然無味,由於參加酒會的人很多,他停留了一會兒便走了。
 
以上是我兩次和霍老先生打交道的情形,也是入住了白天鵝賓館後所勾起的回憶片斷。


秋葉阿姨 at 06/18/2012 08:00 am comment
早晨! KM先生,今天到來拜候,看到這篇。 當我們在世途上經歷過風風雨雨,回首前塵,每多感觸:名人風範~~氣定神閒,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相信都會借鏡而自傲吧?
秋葉阿姨 at 06/18/2012 02:37 pm reply
KM先生:閣下當年並無做錯。您堅執己見,緊守崗位,不過是為了職責所在,不惜冒犯名人。 如果懂得世故地走去請示上司,再作決定,那就不是個憨直的小伙子了。 如果在以前國民黨統治時期,你得罪了官長或貴人,可能已經要入獄了。 聽說霍老是出身基層,白手興家,可能因此懂得寬恕別人。
KM at 06/18/2012 11:48 am reply
阿姨你好,謝謝你的瀏覽及留言。霍先生真是一個不凡人物,如你所言:名人風範。當年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執雞毛當令箭,冒犯了他,唯整個過程,霍老不熅不火,安然平靜,印象至今難以磨滅。此事過後每當想起,不無後悔。今霍老駕鶴多年,近聞有家事糾紛,盼能盡快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