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3日

談花說卉

談花說卉

文章日期:02/23/2011 12:46 pm
 
宋代理學家周敦頤在【愛蓮說】一文中對菊花、牡丹和蓮花有不同的形容:菊,花之隱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貴者也;蓮, 花之 君子者也」。三種花之中,他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靜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蓮花又名荷花,長於混濁的池塘之中,即使荷塘是那麽骯髒,但蓮花還是那麽的純潔不受污染。蓮花在複雜混濁生態環境生長,但仍然潔身自愛,這完全符合周敦頤為人的清亷正直品格。所以,他特別喜愛蓮花。
 
雖然蓮花有如此優點,但國人似乎喜愛牡丹多於蓮花。所以周敦頤唯有無奈嘆息:「牡丹之愛,宜乎眾矣!」牡丹又稱芍藥,據說洛陽的牡丹最美。普羅大眾之所以喜愛牡丹,皆因貪圖富貴也。大户人家大多掛有一幅富貴高韻的八牡丹圖,寓意花開富貴。
 
我家也有一幅大型牡丹國畫,是景德鎮燒製的磁片畫。數年前蝸居杏花園時於華豐國貨公司購買。為了襯托這幅磁片畫,以彰顯古色古香趣意,又特別在景德鎮訂製「酸枝」鑲嵌。掛在牆上,果然蓬蓽生輝,生氣盎然。
 
嚴格說,牡丹這個花中之王,並非我欣賞之花。常言道:牡丹雖好,還仗綠葉扶持。沒有普通,沒有下里巴人,何來特別?何來陽春白雪?
 
牡丹有國色天香之稱,故常被借去形容美麗的女人。歷代絕色女子,諸如西施、王嬙、貂蟬、玉環四大美人無不被冠上國色天香。由於牡丹艷名遠播。好色之徒每每疾呼: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一派慷慨就義的從容樣子。如此一來,高貴的牡丹就被污染了,無端含了情色成分。
 
菊花也非我欣賞之花,雖然東籬採菊,把盞持螯,乃人生一樂也。惟誠如周敦頤所說,「菊之愛,陶後鮮有聞。而且很容易令人聯想到那是春秋二祭奉敬先人的必選花朵,以世人百般忌諱心態,焉可愛之?況且菊花凋謝過速,很容易變成殘菊。
 
現今年青人普遍鍾情玫瑰花。這種在我國古稱薔薇的花卉,愛情含量很高,是示愛的最佳信物。可惜玫瑰帶刺,稍不小心,必被刺傷流血。
 
其實,我欣賞之花是梅花。梅花美麗優雅,她不懼數九嚴寒,長於冰雪,不戀春光。她和松、竹結成歲寒三友,愈冷愈開花,象徵巍巍的大中華。她和蘭、菊、竹號稱四君子,品格清高,風骨錚錚。她三弄調聲譜成斷腸樂章,留下哀怨纏綿曲韻。她易數占卜,預測未來,教人趨吉避凶。她風雪中盛放花蕊,香自苦寒,吸引騷人墨客踏雪訪尋。
 
南宋愛國詩人陸游對梅花評價很高,寫了詞一闕,名為【詠梅】,採用的詞牌是「卜算子」:

驛外斷橋邊,寂寞開無主。已是黃昏獨自愁,更著風和雨。
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

陸游通過這闕詞,歌頌梅花高貴品質,她雖然美麗高雅,卻無意爭妍鬥麗,即使零落衰敗了,還是清香如舊。
 
近代毛澤東讀了陸游這闕詞後,用同樣的詞牌,也寫了一首【詠梅】:
風雨送春歸,飛雪迎春到。已是懸崖百丈冰,猶有花枝俏。
俏也不爭春,只把春來報。待到山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
 
毛澤東用浪漫的手法,寓意梅花堅強從容,高風亮節,即使比其他花卉早開花,也不爭功,只顧告訴世人春天已經到來。
 
年前我也曾寫過一首七絕,亦題作【詠梅】,只屬拾人牙慧,步人後塵之作:
臘盡冬殘又一年,喜見寒梅著花先。
暗香浮動橫疏影,不與凡卉鬥鮮姸。
 
我歌頌梅花姿態高,氣質獨特,不會跟普通花卉爭艷鬥麗。幾年前,全國普選國花,一輪篩選之後,牡丹和梅花脫穎而出,兩强分庭抗禮。據了解,當局仍未決定何者為花魁。倘若由我決定,必選梅花。
 

魚兒 at 03/02/2012 08:57 pm comment
謝謝你的好介紹 富貴牡丹心 純潔荷蓮清 堅強傲雪梅 做人定要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