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6日

十年


早前,有一套名叫「十年」的電影成為本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影片,結果出來後,這套低成本作品引起一番議論,我留意到圈中不少人認為它由於沒有獲取任何一個單項獎,不具備成為最佳影片條件,所以並非實至名歸,最多算是星期二檔案之類的作品,我沒有看過這套電影,不好評論。
「年」,是甚麼概念呢?它是地球圍繞太陽公轉一周所需的時間,是紀時的單位之一,也是紀錄人類生命長短的單位。十年,在人文歷史長河來說,短暫而微不足道,但是,在文學的描述上,往往被用作頗長和艱難的意思。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
栽種一棵樹或許只需十年時間,但是要培養一個人並使之成材,所需的時間是漫長的,屬於百年大計,一點也不容易。 要把孩子培養好,必須內育外教兼施,德智體群並重,猶如古之明訓:「棒下出孝子,嚴師出高徒」。當今孩子太不長進,廢青憤青比比皆是,此時此刻,令人不禁想起龔自珍名句:「九洲生氣恃風雷,萬馬齊喑究可哀。我勸天公重抖擻,不拘一格降人才。」
 
十年磨一劍,霜刃未曾試
唐朝賈島有一首詩:「十年磨一劍,霜刃未曾試。今日把示君,誰有不平事?」意思是劍客費了十年功夫打磨一口閃爍著霜雪寒光的利劍,現在展示出來,敢問世間還有不平事嗎? 鑄一把利劍要經過千錘百煉,形容一個人若要成功,必須付出長時間的努力。 賈島,他就是「推敲」的始作俑者,為了一句「僧推月下門」中一個「推」字廢寢忘餐,到底用「推」好?還是用「敲」好呢?經過多日的思索,他決定用「敲」字,詩的意境因而高了很多,此後,「推敲」兩字便成為我們一再思考的代用詞。
 
十年寒窗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
學而優則士自古而然,古代讀書人若非經過多年刻苦學習,很難考取到功名的,「學成文武藝,貨與帝王家」,這是讀書人奮鬥目標,做成了大官,何患無財? 這句名言也說明一分耕耘 ,一分收穫道理,從寂寂無聞,到威名遠播,當中要付出幾多努力?日常中,還有一句類似的詩句:「不經一番寒澈骨,焉得梅花撲鼻香?」兩者有異曲同工之妙。
 
十年辛苦不尋常
這是曹雪芹名句,它的前一句是「看來字字都是血」。曹雪芹寫《紅樓夢》可謂是嘔心瀝血,對文稿披閱十載,增刪五次,才寫下這本震古爍今的名著,看來,他十年辛苦是值得的,他對自己的作品,還有這般的評論:「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都云作者癡,誰解其中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