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30日

車公廟的對聯


                                                                    

車公廟正門

                                                                    車公廟側門


晨光才出現,柴仔就來敲門催促我帶它去晨運,每次去到城門河畔,總是拉著我向車公廟走去,因為它已經把那𥚃當成自己的地盤,所以每天都要巡視一番,這裡嗅嗅,那裡嗅嗅,看看有沒有其他犬隻曾經闖進。 而我每次去到車公廟看到正門和側門兩副對聯總感到有點莫名其妙,這兩副對聯不論內容和技巧都不大標準,完全配不上這座雄偉偌大、香火鼎盛、靈驗無比的廟宇。 

對聯最講求對仗(對偶),要求很嚴謹,一般來說,對仗在語法上是:名詞對名詞、量詞對量词、動詞對動詞、形容詞對形容詞⋯⋯,從內容去劃分是:人名對人名、地理對地理、花草對花草、歷史對歷史⋯⋯;上下聯字數必須均等,平仄互相呼應,上聯最後一個字是仄聲,下聯最後一個字是平聲,上聯貼右邊,下聯貼左邊,這些都是鐵的規律,不得有誤。 

先說正門那副: 

繞繞祥雲 融匯城門河水
浩浩靈氣 車公鎮護沙田 

繞繞祥雲對浩浩靈氣,對得不錯;融匯對車公,動詞對名詞,對仗不合;城門對鎮護,名詞對動詞,也不合;河水對沙田,地理對地名,本應是不合,但河水對沙田,勉強成立。 對聯若是字數較多,章法是頭幾個字為一組,後幾個字為一組,這副對聯,開頭四個字為一組,後面卻只得六個字,似乎還未完結,再者,用祥雲融匯城門河水,形容並不恰當,車公鎮護沙田,還可以。 

再說側門那副: 

晨鐘振奮工商界
暮鼓黃昏報平安 

字數七個字,簡潔;晨鐘對暮鼓,絕對,無懈可擊;但是,振奮工商界對黃昏報平安,不對仗,又不論不類。 

還是舊的那副對聯好,把車公廟寫得絲絲入扣,精彩絕倫,請看: 

車轉普天下 般般醜心變好
公扶九約內 事事改禍為祥 

上下聯各十一個字,不長也不短,好;車公兩字嵌入對聯之內,一絕;普天下對九約內,地理對地理,方位對方位,正!(註:昔日沙田共有九約,包括大圍、火炭、瀝源等九村);般般對事事,疊字對疊字,好;醜心變好對改禍為祥,也不錯。 可惜,這副對聯現被放在不顯眼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