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0日

廈門金門之旅第四章

廈門金門,兩門之內皆兄弟
炮戰槍戰,大戰期間同摧殘




                                           翟山坑道石刻

                                                     坑道入口處,有毋忘在莒字刻

                                            用作製造刀具的廢棄炮彈(團友春哥照片)

                                           用作製造刀具的廢棄炮彈(團友春哥照片)

                                            莒光樓


目前,廈門和金門每天都有多班渡輪互開,由兩地輪船公司分別承辦,隨著兩地人員交流日漸頻繁,兩門居民已經毋需簽證而自由來往,不過,內地同胞經金門轉去台灣其他地區;或者,台灣同胞經廈門再進入大陸其他地方,則仍然需要辦理相關手續。

清早,天依然下著縝密的夏雨,卻無法壓捺我即將跨越台灣海峽前往金門躍動的心,船開後,我張望寫著用一國兩制統一祖國的巨型宣傳牌,心中有點期盼。 不消一個時辰,我已踏足曾經被炮轟的小島,此時,老天竟然放晴,但見碼頭四周旗幟飄揚,顯眼處有横幅張掛,上面寫著歡迎張志軍訪金之類字眼,原來,大陸國台辦主任張志軍也是今天乘船從廈門來到金門與台灣陸委會會談,據聞是商談大陸商人到金門投資的事宜。 我祝福他此行成功,為兩岸同胞再添福祉。

去金門旅行目的很簡單,就是想憑吊昔日炮戰的真實場景、嗅嗅硝煙的餘味、看看炮戰後的殘垣斷壁。 若要達到上述目的,「翟山坑道」一定能夠滿足你的要求,偌大的廣場上幾輛戰車安靜地擺放著,有誰會想到當年是這幾個傢伙裝上炮彈,一顆顆飛向廈門的腹地?向坑道方向走去,入口處「毋忘在莒」(音舉)四個直寫的紅字竪刻在石壁上,那是蔣介石當年視察金門的題詞,(原裝正版石刻不在此處),他用春秋時代田單收復山東莒城的典故去鼓舞軍人。

進入坑道拾級而下,裡面黑漆漆一片,心神有點彷彿,瞳孔未及放大卻聽到流水淙淙,凝眸一看,眼底之下是一條河道,靠微弱燈光照射向前走,大約一百餘米,坑道豁然開朗,眼前一亮,原來坑道已到了盡頭,外面就是出海口,但見兩旁大石嶙峋,層層疊疊,海浪聲隨風飄入坑道,此時心神方為之鬆弛。 透過自然光線,回望坑道,發現剛才走過的石級緊靠石壁而建,河道就在石級旁邊,意想不到河水竟是這樣的湛藍而清澈,還有魚兒在游動,寬敞的河道足夠軍用小艇行駛,小艇到了出口可以直通大海參加戰鬥。 參觀完坑道,看到這昔日的戰壕,變成今天的旅遊景點,內心頗有感觸。

在「翟山坑道」不遠處,有一座「莒光樓」,大樓建築於高處,俯瞰大地,遠眺台海,倒是雄偉,「莒光樓」是蔣介石下令修建以褒獎軍人的,我因顧著和導遊閒聊明年台灣大選形勢,沒有仔細欣賞樓宇建築,只粗略看到裡面展示蔣介石頒予同一司令官幾張獎狀的複製本,可惜我連那司令的名字也淡忘了。

不知道毛澤東是出於怎樣考慮,竟然毋懼美國可能的介入,毅然於一九五八年八月二十三日下令向金門進行炮擊,這就是兩岸關係史上有名的「八二三炮戰」,台灣方面稱,八二三當日由下午五點三十分開始,頭八十五分鐘,金門方面落彈三萬多發,可以想像,當時萬炮齊轟的場面是怎樣的壯烈,四十四天的戰役中,炮擊達四十八萬發,炮戰不久,雙方協商,每星期一三五你發射,二四六我發射,如是者,延續整個五十年代,台灣方面計算,金門落彈一百萬發。

留下這麼多的彈殼去了哪裡?彈殼意外地成就了金門製刀業,這些精鋼成為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原材料。 下午時分,導遊把我們帶到刀具製造廠,橫七竪八的炮彈殼,在熔爐煅煉后後被打造為一把把鋒利的刀子,成為金門繼高粱酒之外,另一蜚聲遐邇的土產。

歸程的時候,我回望金門,看不到導遊說用「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宣傳牌,早上來時,倒看見「一國兩制統一祖國」,心中不禁有些慽然,其實,無論是一國兩制也好,還是三民主義也好,我期盼中國不要再發生內戰、骨肉不要再相殘,雙岸都要珍惜來之易的和平局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