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5日

柴犬的告白〈上〉

不知輕重
 
舌燦蓮花
 
                                                                      回眸一笑

                                                                    三柴相會


清晨,太陽從馬鞍山的峰巒躍出來,第一道光芒已急不及待穿過薄薄的雲層照射到大地上,也照耀到我惺忪雙眼上,我抖一抖身子把老死的毛甩掉,一步跨出鐵籠,然後雙手向前平伸,雙腳用力蹬著地下,再來一個深深呼吸,頓時,我只感到全身無比舒泰,不期然地叫了出來:「噢,好舒服喔!」我想到一會兒可以出去散步,見見朋友,心中升起無限的歡愉,想到這裡,我禁不住「嗯…..」地哼起歌來。

離開比龍床還要舒服的狗窩,直向爸爸的睡房走去,我悄悄的在門口躺下,我習慣這樣去等他。 屋裡面一點動靜也沒有,「咦!爸爸怎麼還沒起來?」平日這個時候,他早就起床了,他起床後在浴室漱口,即使把水聲控制到最低,就算隔著兩道房門,我依舊聽得到。

過了一會兒,不見爸爸出來,於是我用力呼吸,好讓爸爸知道我已經來了,但是,屋裡面依然一點動靜都沒有,正感到有點納罕時候,我的腸壁蠕動有點內急,我必須告訴他我要上街Poo Poo,已經忍了整整一個晚上,再不解決,恐怕忍不住會撒在地上,到時可別怪我呀,過了很久,爸爸還不出來,沒辦法,我只好使出一記殺手鐧,就是用前爪輕輕敲門和模仿狼嚎。 爸爸終於出來了,我連忙上前給他一個擁抱,然後轉身走到大門口等著。

爸爸每天帶我去運動,一定要我繫上牽繩,又給我戴上口罩,哎!他忒擔心了,我已經兩歲,是一頭成犬,有足夠的定力,不會亂蹦亂跳,而且我天性順良,不會胡亂咬人。 其實,不應該怪他,因為有一次脫繩出走令他非常擔心,可能就是那一次的意外,至今在他心中還留下一個的陰影。

大概是半年前一個早上,我Poo Poo完,就在公園的小徑上愉快走著,爸爸知道我不喜歡被牽繩約束,他趁早上的行人不多,便解開牽繩讓我獨自走路,他還在耳畔叮囑我不要亂跑。 正當我自由自在的時候,忽然遇見「肥仔」這個壞蛋,「肥仔」是一頭流浪狗,記得有一次我們在村口遇上了,初時他還佯裝溫文禮貌,我們彼此嗅嗅,相視一眼便離去,誰知一轉身,這個傢伙竟然繞到我背後向我施襲,幸好爸爸眼明手快把我拉到一旁,大聲對「肥仔」叱喝,否則,我的身體一定給「肥仔」的牙咬出幾個血洞。

仇人相見,份外眼紅,我怎會放過報仇機會?「肥仔」見到我衝向他,慌忙拔腿就逃,我勇敢的追上去,爸爸則在後面大聲喊著要我停下來,復仇的情緒掩蓋了服從的本質,我不聽從指令,一直追趕「肥仔」進了村莊失去蹤影為止,這時候我才想起要尋找爸爸,卻哪裡能找到?我知道闖禍了,爸爸怎能夠比我跑得快?他失去我一定擔心死。 幸好,我在村內的遊樂場給爸爸尋獲了,我以為一定會捱棒,誰知爸爸叉腰喘氣責駡我幾句就算了。 經過那一次的走脫,爸爸再也不放開牽繩讓我獨兒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