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5日

再見阿虎


三個月前你下了逐客令,訂期明天,十二月二十六日,傳統的拆禮物日,就是最後要離開的一天。 儘管分手已成定局,但是內心仍然糾纏著一股莫名其妙的情緒,只知道緣分到了盡頭,放下是唯一選擇,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你的決定早就計劃好,而且公佈天下,試問,我有甚麼本事挽狂瀾於既倒,扶大廈之將傾?更有甚麼顏面賴皮不走? 所以,接到你的通知後,我開始收拾留存在你處的文稿、照片等細軟,搬離這個令我雀躍的寫作園地,離開的那天我曾經放言:「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人處」。 由於我惱怒你呼之即來,揮之則去,所以在當日倉皇辭廟之時,曾暗自發誓,從今往後再不回頭。

為了履行誓言,三個多月以來我不曾踏足舊地,也不知道現在那裡是花與燈依舊,還是門庭冷落車馬稀?出於氣憤難平,我寫了兩篇博文,包括《逐客令》和《蟬曳殘聲過別枝》去抒發心中的失落,儘管這是跡近無聊且無濟於事,畢竟我還是寫了。

離開以後,我宛如一隻寒蟬到處尋找棲身的枝頭,最後是谷哥哥收容了我,讓我過著以往的生活,日子基本上和以前沒有太大分別。他的家很熱鬧,成員來自五湖四海,家中的設施配套很多,但是使用起來卻比較複雜,所以,我至今還沒有掌握好,也很不習慣。

假如要把他和你互相比較,請允許我作出形容,他像是煩囂的鬧市,你像是寧靜的村莊;又或者說,他是複雜的色彩,你是簡單的線條。 你最大的優點,就是網友間互相閱覽和回應,直接而快捷,即使是外人路過旁觀,也可以隨意留言,而無需先開立帳戶。

經過幾個月的磨洗,我想通了,你的決定是有你的理由,或者是有你的難處,在商業社會,企業要生存壯大,必須適時對架構進行重組,這是可以理解的。 三年來,感謝你沒刪減一個字容許我發表博文,不但給我以鍛煉寫作的機會,還讓我對網絡世界開闊了視野,也認識了不少高質素網友。 今天,你要作出分手的決定,我憑甚麼要痛恨呢?天下無不散筵席,我寄望有一天,你的園地會重開,到那時候,新知舊雨,濟濟一堂,熱閙或許更勝從前。

祝你的事業蒸蒸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