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6日

韓愈祭鱷魚

一個外省人下放老遠的潮州任刺史,而且任期短暫,韓愈根本無從發揮他的管治才能,嚴格說,沒有甚麼績效可言,儘管如此,韓愈仍能夠贏得潮州人的心,原因很簡單,就是憑著他的一篇《祭鱷魚文》。誰說「名豈文章著」?韓愈偏偏就是憑《祭鱷魚文》稱著於潮汕地區,歷千百年而不衰。

如果說韓愈只憑一篇祭文而得名,猶如當今某些歌手一曲走天涯一樣,屬於獨步單方,若有這種想法的人,他除了幼稚,而且對韓愈大大不了解。「文起八代之衰」的評語出自蘇東坡之口,豈是胡亂給予?要知道文人相輕,自古皆然,若是韓愈沒有真材實學,要一個大文豪作出如此極高評價,完全是無法想像的。

韓愈剛到潮州上任,就知道惡溪有鱷魚為患,為了驅趕鱷魚,韓愈帶着隨從親臨惡溪,宣讀自己所擬的祭文,寫祭文和墓誌銘是韓愈的拿手好戲,可以說是易如反掌。 一般而言,祭文是對有德行的人所致的悼詞,語氣和文字除了致以懷念之外,還加入對死者一生功績的表揚。 但是,韓愈這篇祭文和其他人寫的祭文大相逕庭,也和自己平素寫的祭文完全不一樣,這篇祭文,與其說是致祭鱷魚,不如說是討檄,因為用詞遣字不但沒有半點恭維,而且是多方斥責,不信的話,請看看其中一段文字:

「鱷魚有知,其聽刺史言!潮之州,大海在其南。鯨鵬之大,蝦蟹之細,無不容歸,以生以食,鱷魚朝發而夕至也。今與鱷魚約:盡三日,其率醜類南徙於海,以避天子之命吏!三日不能,至五日;五日不能,至七日;七日不能,是終不肯徙也;是不有刺史,聽從其言也;不然,則是鱷魚冥頑不靈,刺史雖有言,不聞不知也。夫傲天子之命吏,不聽其言,不徙以避之,與冥頑不靈而為民物害者,皆可殺。刺史則選材技吏民,操強弓毒矢,以與鱷魚從事,必盡殺乃止。其無悔!」

KM
試用白話文翻譯出來 

「鱷魚你們聽著,本刺史有話要說!這裡是潮州,南邊就是浩瀚的大海,大如鲸鵬,細似魚蝦,都在那裡棲身維生,因為那裡有豐富的食物。 鱷魚呀!憑你的游泳本領,要去到大海中心覓食,完全可以朝發夕至。 今天,我警告你:限你三天之內,盡快帶領同伴遷往南邊的大海,躲避由朝廷派來的本刺史,若是三天時間不夠,給你五天時間;五天時間不夠,本刺史可以再延至七天,若果七天後還不離開,那就是等於永遠不走了,這樣的話,你眼中便沒有本刺史,也不聽從我的命令。 你這群冥頑不靈的鱷魚聽著!凡是藐視天子派來的官員,不遵從他們的指令,又不肯迴避遷徙,繼續遺禍民間,本刺史必定殺無赦,本刺史將選派有本事的官民,配備強弩毒箭,向你等鱷魚開戰,直至把你們全部消滅為止,到時你們可不要後悔!」

各位網友,看了以上一大段文字,你還認為是祭文嗎?我相信大部份人都會持否定看法,但是無論如何,是祭文也好,是檄文也好,總而言之,出於韓愈手筆,必屬佳文,必定是不朽曠世名篇,長誌我國文學史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