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0日

遊潮州懷韓愈


去潮州旅行,怎能夠不遊覽韓江?遊覽韓江,怎能夠不提韓愈?提起韓愈,又怎能夠不提他的《祭鱷魚文》?

韓愈是唐宋八大名家之首,一生致力古文運動,蘇東坡讚譽他的率真為人是:「匹夫而為百世師,一言而為天下法」;形容他深厚古文造詣是:「文起八代之衰,勇奪三軍之帥」。 但是,如此一個才高八斗的文學家,他的科舉之路和為官仕途卻不順利。 他經過三次落第,才考取進士;報考吏部試,又是三次落第,然後三次上書當朝宰相自薦,才勉強獲得官職。 宦海浮沈,好不容易升官至監察御史時,卻遇上關中出現飢荒,率直的他上表彈劾皇親國戚,得罪權貴換來第一次被貶,由京官變為縣令。 經過一番努力,終於能夠升官至刑部侍郎,又因為向唐憲宗上了一份《諫迎佛骨表》,再被貶至潮州當刺史,韓愈為官一生,和與他合稱「韓柳」的柳宗元一樣,兩次遭貶謫。

話說唐憲宗是一個虔誠佛教徒,他為了慶祝登基十四週年,決定把釋迦牟尼佛骨安奉宮中,由於這個行動耗費過巨,作為尊崇儒學的韓愈於是寫了一份奏表呈唐憲宗,告知當年的梁武王也是篤信佛教,一生禮佛不懈,每天不吃肉,只吃蔬果,後來因為叛逆作反,被威逼以至餓死。 韓愈用這個歷史告誡唐憲宗佛不足信,唐憲宗收到表章後,勃然大怒,要馬上處死韓愈,好在得到他的恩師裴度力救,向皇帝力陳韓愈是忠誠臣子,才免予一死,但被貶謫至潮州任刺史,刺史一職只是過渡性質,換言之,還要以觀後效,唐憲宗總算有他的先祖李世民的胸襟,對韓愈的懲罰只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

韓愈在往潮州上任途中,遇到他的侄孫韓湘,韓湘就是八仙之一的韓湘子,他見到侄孫想起自己的遭遇,一時有感於懷,寫了以下一首題為「左遷至藍關示姪孫湘」的詩: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貶潮陽路八千。
願為聖明除弊事,肯將衰朽惜殘年。
雲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
知汝此來應有意,好收吾骨瘴江邊。

韓愈這首詩寫得極好,不比他的古文遜色,他寫出自己因為開罪皇上,被貶至千里以外的潮州,又描述路途的艱難險阻,最後遇到姪孫時哀嘆自己不久於人世。

這次潮州之旅,導遊說韓愈任潮州刺史有七八年之久,同行的團友雙林鳥極不同意,他認為不可能這麼久,我也認同他的見解,因為刺史不是一個常設官職,屬於巡視官員。 我翻查不少資料都沒有明確他做潮州刺史的期限,後來我打開歷史年表,知道韓愈被貶謫潮州是唐憲宗十四年,即819年,唐穆宗於820年即位後被召回長安,換言之,韓愈任潮州刺史最多一年時間,儘管任期短暫,但他治理韓江祭鱷魚的逸事,足以教潮州人銘記千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