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4日

元夜漫談



今天是上元節,即正月十五,又是古之年青人花街拾翠,柳巷撿帕的浪漫日子,元宵節適逢西洋情人節,中西情人節十九年一合,既饒有趣味復有意思。 KM已遠離青春少艾年代,故此,縱使首輪明月當頭照,也沒有資格花前月下卿卿我我,只和家人吃火鍋,飯後從書櫥找出宋詩選,翻查以「元夜」為題之詩歌而誦之,卻發現只有一首,就是朱淑真所寫:

火樹銀花觸目紅,
揭天鼓吹鬧春風。
新歡入手愁忙裡,
舊事驚心憶夢中。
但願暫成人繾綣,
不妨常任月朦朧。
賞燈那得工夫醉,
未必明年此會同。

朱淑真出生於官宦之家,才情橫溢,容貌出眾,她和李清照同生於宋代,有著同一命運,因此,所寫的詞也大都是傷感斷腸之作。 朱淑真的詩寫得不多,詞寫得較多也較著名,這首詩估計是應景之作,再加上個人的幽怨抒發而成,全詩寫得最好是第一句:「火樹銀花觸目紅」,但是,相比辛棄疾的「東風夜放花千樹」,似乎略遜一籌。 如果要選朱淑真的代表作,我寧願選其另一首膾炙人口的詞:《山查子.元夜》,儘管這闕詞有人認為是歐陽修所作,惟至今仍然爭論不休,始終沒有定論,從寫作風格和朱淑真一系列《元夜》作品去推斷,我個人傾向認為是朱淑真所作。

朱淑真 《山查子.元夜》:
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
今年元月時,月與燈依舊。不見去年人,淚濕青衫袖。

朱淑真的個人遭遇不但和李清照相同,作品也大多是淒淒慘慘戚戚,出奇的是大家都有一首力壓男兒的豪邁之作,而且都是為了慨嘆項羽而寫:

朱淑真《項羽》:
蓋世英雄力拔山,豈知天意在西關。
范增可用非能用,徒嘆身亡傾刻間。

 

李清照《夏日絕句》:
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
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

李清照這首《夏日絕句》,我前年寫《女中丈夫》一文時提及過,此處不贅。 朱淑真這首詠史詩《項羽》,嗟嘆項羽雖然英雄蓋世,只可惜天意難違,人為方面,又不聽范增多番勸告,一再放生劉邦,最後以至坐失江山

 

KM停筆多時,今復出以文會友,順此向各位網友拜個晚年,祝馬年進步!元宵節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