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8日

變臉


某年,有藝人計劃去成都學習川劇變臉技藝,後來,據說這種技藝是受保護的非物質文化,不得外傳,縱然當時香港已經回歸祖國,兩地渾然一體,藝人結果仍是無功而回,不過,在傳媒渲染下,變臉這項不傳技藝卻因而聲名大噪,並且平添神秘色彩和不解之謎。


此事不久之後,我有緣出席某商會週年慶典,商會憑藉與內地關係深厚,請到川劇變臉大師蒞臨表演,那一晚,氣氛頗熱烈,座無虛席,當司儀宣佈表演開始,我抓緊時間環顧會場,只見人人心情緊張,屏息以待,驀地,一陣熟悉的旋律飄進耳朶,我的天!竟然是葉倩文的名曲「瀟灑走一回」,在輕鬆活潑的音樂襯托下,戴著一頂寬沿邊帽子,身披黑色斗篷、裡面穿著大戲衣服,腳踏繡花高靴的演員走出舞台,由於伴隨著熟悉的旋律,台下觀眾心情頓時輕鬆了。


演出不太久,我便找出了規律,原來大師每次衣袖一掠、旗幟一揮,或者是頭一扭、足一頓,臉譜便作出更換,有時一分鐘變一次臉,有時一分鐘內變臉多次,臉譜以張飛和曹操造型居多,大抵三國人物都產自四川吧?將近完場,大師變出劉德華面相,惹來哄堂大笑,最後以自己真面目呈現觀眾作結束。


此後我看了很多次變臉表演,表演者皆為男性,惟前年去九寨溝旅行,在成都看過一次變臉,表演者是女士,她不但變臉譜,還變服裝,仿如時裝表演,華衣美服,目不暇給,但是背景音樂卻沿用傳統川劇,所以顯得有點不倫不類。


現實生活中,我最怕碰到兩類人,一種是戴面具的人,這種人最為恐怖,因為面具背後的真面目不知是甚麼樣子,表面上嘻嘻哈哈、一副悲天憫人的樣子,背地裡暗藏殺機,隨時隨地置你於死地,最擔心還是不知甚麼時候露出猙獰面目,令你防不勝防。 另一種是善變的人,其性格飄忽不定,難以捉摸,忽然間無緣無故翻面不認人,變得不聞不問、不搭不理,宛如陌路人一般,生怕你一旦落難頹敗,會對他有所求似的。 國際間和政壇上,這種人比比皆是,若牽涉核心利益,那怕是同志加兄弟,關係隨時說變就變。


其實,縱然世間不少人帶上面具,或者宛如川劇瞬間變臉,若能遠而避之,固然是為上策,倘無法躲避,唯有以平常心相處,誠如《菜根譚》中的一段話:「遇欺詐之人,以誠心感動之;遇暴戾之人,以和氣熏蒸之;遇傾邪私曲之人,以名義氣節激勵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