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9日

博弈釣魚島

博弈釣魚島

文章日期:08/29/2012 02:40 pm
一、「擱置爭議,共同開發」主張失效
1978
10月,鄧小平作為副總理訪問日本,與日本首相福田赳夫會談的時候,強調雙方在釣魚島問題上要以大局為重,其後在記者招待會上,透露了在兩國建交和簽訂「中日和平友好條約」兩件大事情上,雙方約定不涉及釣魚島。鄧小平認為,他們這一代智慧不夠,下一代人總比他們聰明,總會找到一個大家都能接受的辦法來解決這個問題。 十年後,即1988年,鄧小平接見菲律賓阿基諾總統(現屆總統阿基諾的母親)時明確提出:「擱置爭議,共同開發」。鄧小平這個主張,爾後便成為中國解決領土爭端的國策,釣魚島的危機,中國一直沿用這個指導思想。 但是,日本、菲律賓乃至越南,他們有體恤過中國願意擱置主權爭議的一片苦心嗎?一個在北,一個在南,互相呼嘯,狼狽為奸,都是妄圖染指甚至蠶食中國的海疆。


二、主權博弈是零和遊戲
中國的一廂情願說法,在殘酷的事實面前顯得脆弱無力,因為日本早就橫起心吞佔釣魚島,那會與中國共同開發釣魚島水域的資源? 日本自從1971年與美國私相授受攫取釣魚島後,為了造成「實質佔有」效果,搞了很多的小動作,花樣百出,其中最密集的動作就是縱容日翼團體不時登島叫囂。去年,中國漁船船長詹其雄在釣魚島水域捕魚被遞捕,日本竟然引用其本土法律加以檢控。 最近,又安排一個所謂琉球人士聲稱出售釣魚島,甚至訂價一億五千萬港元也透露出來了,其實,購島鬧劇早在十多年前上演過,後來被中國喝停,今只是故技重施而已。 日本戰敗日,中港台澳四地保釣人士及鳯凰電視記者成功登島,但全遭拘留,四地保釣人士獲釋還未返抵國門,包括國會議員在內的日本右派人員,又堂而皇之登島,日本方面又叫囂今後要派自衛隊執法。


擱置爭議主張應是緩兵之計,中國經過了二三十年的韜光養晦,中國已非吳下阿蒙,綜合國力也非同日而語,鄧小平所指的下一代人聰明些,今天的領導人已是聰明的下一代,甚至是第三代,是時候和日本、菲律賓算算賬了。 領土主權的博弈是零和遊戲,不可能長期擱置,一定要作出勝負。

三、美國重返亞太劍指中國
以上凡此種種,日本甘願破壞中日友好大局,而在釣魚島問題上和中國蠻纏,到底葫蘆𥚃面賣甚麼藥,意欲何為?有甚麼把炮? 講到底,日本不過是為了配合美國重返亞太計劃,從東海至南海甚至印度洋,對中國形成一個弧狀包圍圈,美國口口聲聲重返亞太不是針對中國,信你就奇,信你就白癡。試問亞太誰是美國競爭對手?是它的盟友日本?是它的舊愛台灣?是它的契仔菲律賓?是它的新歡越南?還是今非昔比的俄羅斯? 顯然,美國目標清晰,對手鎖定,部署停當,就是劍指崛起中的中國。


四、「美日安保條約」不適用於釣魚島
日本以為「美日安保條約」是它的護身符,如果沉迷在這一點上,那就大錯特錯。 一九五一年,由美英為主的戰勝國(排除了中國參加)與日本簽署的「舊金山和約」根本上沒有涉及釣魚島或者所謂的尖閣群島。與此同時,在「舊金山和約」的基礎上,美國同日本開展有關防衛安排的談判,經過十年時間,美日終於簽訂「美日安保條約」,日本以為自此得到美國的保護,這完全是毫無法理基礎,原因很簡單,「美日安保條約」奠基於「舊金山和約」和源於「舊金山和約」,而「舊金山和約」又不涉及釣魚島,那末,一但中日就釣魚島兵戎相見,美國憑甚麼出兵?


五、重提琉球主權,增加博弈注碼。
由琉球王國統治的琉球三十六島一向臣服中國,歷史上琉球國王需經中國皇帝冊封,而且有年貢規定,只是日本人暗中搗亂,巧取豪奪,明治維新後,悍然派兵擄走國王和儲君,改琉球為沖繩,情況就如宋代欽、徽兩帝被金兀朮抓走了一樣。 美國明知「波茨坦公告」清楚指明日本領土只包括北海道,九州、四國和本州,其餘島嶼必須得到包括中國在內的戰勝國同意才算是日本領土,仍獨斷獨行於一九七一年把琉球諸島之管治權交給日本,而且還把中國的釣魚島也劃在歸還的範圍。

昔日,中國既然反對美日私相授受,今天,為甚麼不能重提琉球地位、琉球主權? 有仇不報非君子,有冤不訴枉為人。談判桌上的籌碼越多,技巧越多,主動權就越大,從而贏得博弈的最終勝利的機會越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