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13日

寫在聖火熄滅後

寫在聖火熄滅後

文章日期:08/13/2012 10:08 pm
一看題目,相信網友一定猜到我是寫倫敦奧運。今早,四年一屆的奧運曲終人散,各國運動員已向全球觀眾交出了成績表,對自己國人也作出了滙報,在聖火熄滅的同時,在我心中卻燃起另一團火,那就是興起想寫寫有關本屆奧運的念頭。



如果說四年前北京奧運是悲情中帶來歡樂;那末,今屆倫敦奧運是歡樂中帶來悲情。四年前中國人暫時忘記不足三個月前發生的有記錄以來最大地震帶來的傷害,近十萬條寶貴生命失去,數以十萬計人受傷,無數家園被毀,然而,堅毅的中國人,忍住悲痛,辦了一次被稱為歷屆最好的奧運會,受到全球好評,作為東道國,中國史無前例奪得51面金牌,壓過美國,北京奧運無疑是悲情中帶給國人歡樂。



四年後的今天,倫敦奧運展現出與北京奧運迥然不同的模式,中國健兒抖擻精神再度踏上奧運征途,終於奪取了境外參奧最佳成績的38金(創作這個說法的人真高明,虧他想得出)。但是,在比賽過程中所得到的成績和遭遇,包括劉翔一再抱憾、強項失落、弱項積重難返,以及人為歧視壓制等等,我認為是歡樂中帶有悲情。



談奧運,怎不能不談劉翔?劉翔是國寶,是國家英雄,自雅典奧運打破世界紀錄奪金,書寫歷史,為國家為人民掙了面子和帶來無尚榮耀。只可惜,一連兩屆都因傷患退賽,令國人一再心碎,1356號戰衣的魔咒無法解脫,他是史無前例的悲劇人物。當看到他踢欄倒地一刻,我心碎了,再當看到他按著右腳滿臉痛苦表情,我心痛了,又當看到他單足跳到終點親吻高欄,我心感動了。但是無論如何,劉翔的功勳已載入史冊,人民不會忘記的,只希望他盡快治好傷患,東山再起。



除了國技乒乓球,仍可在未來三屆奧運上執牛耳外,其他強項例如男子羽毛球、跳水,隱憂重重。年輕的湛龍被李宗偉打到流水落花,完全不同班次。其後林丹對李宗偉才是羽球頂峰之戰,戰況扣人心弦,如果一天,超級丹退役或負傷,繼者何人?女子跳水自郭晶晶退役,吳敏霞終償個人冠軍宏願,掛金之時,熱淚盈眶,可惜伊人年紀不輕,有點美人遲暮的慨嘆,再為國家拼搏的歲月還有多少,敏霞一退,大樹飄零。男子秦凱、何沖雙保險失靈,看比賽的時候不禁令人緬懷多名跳水名將如熊倪、田亮等。舉重太令人失望,養狼反被狼噬,我在《祖爾菲亞的眼淚》一文有提及,此處不贅。



有力爭標而無必勝之項目,如射擊、體操,劍擊都強差人意,兩項運動都出現青黃不接困局,射擊沒有名將押陣,新人心理質素未過關;體操情況更甚,能力保男團金牌,屬不幸中之大幸,李寧、樓雲、小雙等名將今何在?中原劍客不敵西域高手,意料中事。 弱項積重難返,籃球每仗皆北,強弱懸殊,無話可說;女排風光不再,充其量屬於二流球隊,攻不狠,郎平般的大鐵錘不見了,守不穩,網上長城垮了。足球?連入圍資格也沒有,悲情最甚。



可喜是游泳出了兩個金童玉女,孫楊先後奪得男子400米自由泳和1500米自由泳金牌,孫楊在贏出兼打破世界紀錄的時候,雙拳擊水怒吼,震動全球。葉詩文奪女子400米混合泳金牌兼打破世界紀錄,在最後一百米,上演了驚天大逆轉,同樣驚動全球。孫楊和葉詩文這兩顆新星,光芒閃耀著泳池,我認為38面金牌中以這三塊金牌份量最大最重。



中國在這屆奧運一再成為悲情主角,葉詩文的打破世績而奪冠,引發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傳媒冷嘲熱諷,譏笑是服用禁藥,可恨可惡。此外,西方裁判抱住不可告人目的,壓分、誤判、無理警告比比皆是,諸如郭爽、宮金杰的女子自行車比賽,明明已力壓德國,仍遭判犯規而失去金牌,雖經一再上訴,仍無濟於事。陳一冰、秦凱完美動作,在裁判的偏袒執法下,金牌旁落了。丁寧在乒乓單打決賽中,被球證多次判發球違例,大大影響心情以致輸掉比賽,受委屈的丁寧含著眼淚完成這場屬於同室操戈的決賽,除了劉翔之外,丁寧可算是悲情第二了。

倫敦奧運曲終人散,但是中國人卻啟動了金牌的爭論,有人說國家過於重視金牌,要求把資源分予其他運動員,我的看法是萬萬不可,沒有精英運動員的帶動,沒有金牌的宣揚國威,我們永遠是東亞病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