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4日

傷痕的敘述


傷痕的敘述

文章日期:08/24/2012 06:23 pm
她有松柏般的堅毅不拔性格,她有鋼鐵般的堅強意志。 經過歲月磨洗的人一定不會忘記,她的遭遇,曾經帶給人們極大的震驚,也使得1979年新版的《辭海》收錄了她的名字。
她不但有一張標緻的面孔,更有一副純潔的心靈。「大家閨秀,溫婉嫻靜,多才多藝,心靈手巧,充滿愛心,颯爽英姿,.....。」她的同學幾乎用上世間最好的詞藻去讚美她。
出身於一個音樂家庭,彈得一手好六弦琴,她和兩個妹妹組成一支樂隊,在天津地區享負盛名。 1966年,才36歲,風姿綽約的她遇上了十年浩劫,那是扭曲人性和把人變成鬼的年代,由於她的執著、由於她對信仰的堅持、由於她的獨立思考,使她踏上一條不歸之路。
上世紀六十年代末,十年浩劫正在神州大地肆虐,她作為遼寧地方宣傳幹部,被遣送到五七幹校接受再教育。 期間,她經過獨立思考,明確表明反對那個被譽為文化旗手的女人,毫不隱瞞反對文化大革命的觀點。 她的觀點、她的言論,不但和她共產黨員身份不相符,在那年代來說,更是大逆不道之事。 因此,要她學習改造是假,對她嚴厲批鬥是真。
她的丈夫千里尋妻,遇上了批鬥會,在批鬥會上發現批鬥的對象竟然是自己的妻子,此後夫妻分隔再沒有相見的日子。在那扭曲人性的年代,丈夫被逼與她離婚,孩子被逼與她脫離關係。
大義凜然的她無視第一次的審判,擇善固執,由於堅持自己的信念,換來了「無藥可救」的判詞和判處死刑。 幸而得到省級領導人的介入,改判為無期徒刑,留成活口,卻成為反面的教材。
寧願背負18斤的鐐銬,不惜頭髮被拔光,獄中的她堅決拒絕認罪,還受到男犯人的強姦。她單獨關在一個只能坐,不能躺、不能站的「牢房」,內急了揭開地板下面就是糞池。 儘管如此,她依然沒有屈服,依然堅持自己的信念。 這個叫「蹲小號」的牢房,平常人只能蹲兩星期,否則人就瘋了。而她,蹲了一年零七月,期間為了躲避被強姦的粗劣人身侮辱,她把糞便塗在身上。 在滅絕人性手段摧殘下,她終於精神分裂了,經常徹夜不眠,兩眼發呆,又哭又笑,甚至把饅頭蘸上經血吃。
各種殘酷刑罰沒有因為她精神分裂而減免,還說她裝瘋賣傻。拒絕認錯和認為自己無罪,終於換來第二次判刑,這次的判詞是:「罪大惡極,民憤極大,依例判處死刑,立即執行。」為了阻止她在行刑時高喊口號,行刑前,劊子手先割開她的喉管,然後用一顆子彈結束她只有45歲的生命,那年是1975年,鎮壓她的人是她的階級兄弟,彼此以同志相稱。最遺憾是她等不到第二年四人幫就垮台了。
浩劫結束後,家人為她四處鳴冤、為她翻案,最後經查清了案件,法院撤銷了原判,把她平反無罪,領導人決定追認她為烈士,把她的事跡在全國廣為宣傳。
她是誰?她就是久被遺忘的張志新。
以上內容根據2012811日鳯凰網視頻「我的中國心」改寫而成。 血淚往事由她復婚的丈夫娓娓道來,其震撼效果非同小可。假如有一天,歷史車輪又回到那扭曲人性的歲月,又再不依目前的軌跡而行,那將會是怎樣的後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