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4日

二次創作

二次創作

文章日期:06/04/2012 03:15 pm


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在朝(立法會議員)野(網民)的反對下,政府被逼押後二讀,宣佈予以收回,這條草案被民間稱為網絡23條,其爭論點是扼殺了所謂的「二次創作」(Re-creation)和妨礙言論自由。 根據《維基百科》的解釋:『二次創作是指使用了已經存在的著作的文字、圖像、影片、音樂或其他藝術作品。換言之,「二次創作」包括了仿作、改編、引用並加以發揮等創作模式。』

 
 
全球保護知識產權和原創版權,已是不可逆轉的潮流,是普世認同的價值觀念,於原創者而言,辛辛苦苦的創作,被盜版者、剽竊者,一句多謝也不說,就cut and paste 變成自己的作品,而且堂而皇之公開,內心的忿怒和無奈,可想而知,這種無恥行為的確需要予以譴責,也需要根據法律去追究責任,但是,法例如果過於苛刻及太多灰色地帶,除了帶來執法上的困難之外,最大問題是窒礙了發揮空間。

在拍賣場上屢屢創出成交高價的美國某藝術大師,其人物描繪,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來自中國已故領袖的原照,經過他「二次創作」之後,不但成為自己的作品,還賣出高價,盡管如此,從來沒有人對他的仿作提出過半點質問。

在中國,仿作的例子不勝枚舉。例如,宋代名媛琴操曾經把秦觀的《滿庭芳》改韻,從「文韻」改為「陽韻」,裡面的詞句一字不改,或者少改。

琴操改韻,時人不但不以為忤,還得到蘇東坡的激賞。
 
琴操是這樣改寫的:
山抹微雲,天連芳草,畫角聲斷斜陽。暫停征轡,聊共引離觴。多少蓬萊舊事,空回首,煙靄茫茫。孤村裡,寒鴉萬點,流水繞紅牆。
魂傷,當此際,輕分羅帶,暗解香囊。漫贏得青樓 薄倖名狂。此去何時見也。襟袖上,空有餘香。傷心處,離成望斷,燈火已昏黃。

秦觀原創:
山抹微雲,天連芳草,畫角聲斷譙門。暫停征棹,聊共引離樽。多少蓬萊舊事,空回首,煙靄紛。斜陽外,寒鴉數點,流水繞孤村。
銷魂,當此際,香囊暗解,羅帶輕分。漫贏得青樓,薄倖名存。此去何時見也。襟袖上,空有啼痕。情傷處,離成望斷,燈火已黃昏。

老實上,琴操挑選的詞韻相當精彩,「陽韻」響亮,「文韻」低沉,改韻後完全看不出仿作痕跡,果然是聰明透頂,一代才女。改韻傳奇,成為文壇佳話。
如果說琴操只是小女子一個,名氣單薄,那麼初唐四傑之首的王勃,名頭夠響了吧,他的《滕王閣序》膾炙人口,當中的「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千古傳誦,但有誰知道這只是王勃的「二次創作」,原創者是比他早生一百多年的南北朝庾信,庾信是駢文大師,杜甫有這樣的讚譽:「清新庾開府,俊逸鮑參軍」。 庾信的《馬射賦》中有「落花與芝蓋齊飛,楊柳共春旗一色」,王勃的名句顯然從庾信的駢賦變化出來,但後人從無一個批評王勃的篡改,反而捧落霞兩句為曠世金句,庾信如果泉下有知,也只能搖頭嘆息。

古代的詩文,不少是仿作,有的經過了「二次創作」,不但豐富了原文,還起到畫龍點睛之效,成為千古名句,受到國人的口誦文傳。
 
因此,政府的版權條例若把「二次創作」列作刑事,實有必要小心處理,要界定清楚抄襲和改編的定義,兩者不容混淆,免令人誤墮法網,最重要是不會扼殺言論自由和創作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