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4日

十訴花兒


民間選出十大名花,按得票高低依次為:梅花、牡丹、菊花、蘭花、月季、杜鵑、荷花、茶花、桂花、水仙

梅花成為花魁,算是艷壓群芳,古語有云:「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梅花不懼嚴寒,花蕊猶放,其特質成為國人品格象徵,內地至今好像未選出國花,原因可能是梅花已被台灣選上了,不好沿用,如果選牡丹為國花,又怕未必深孚眾望,所以只好懸空。
自古以來,文人墨客都喜歡賞花,筆下皆是正面褒獎,鮮有貶斥,我今不妨從另一個角度去議論一番,湊成十訴花兒,純屬文字遊戲,幸勿見笑。
 
梅花三弄斷肝腸  
古曲梅花三弄,與高山流水齊名,旋律偏向哀怨低沉,個人認為並不耐聽。 多年前,有一套改自瓊瑤同名小說的電視劇在香港放映,頗掀起一陣熱潮,家人追著看,而我卻不甚喜歡,因厭其終日哭哭啼啼,總要哭斷腸似的,破壞了梅花的正能量,損害了梅花高雅氣質。
 
牡丹仗葉才稱王 
武則天稱帝之後,在一個冬寒日子裡要遊覽御花園,下令百花齊放,聖旨難違,百花盡皆開放,唯獨牡丹不開,武則天叫人以火燒烤,牡丹才勉強開花,但已經觸怒武則天,於是把牡丹貶謫洛陽,從此不得入京城。 牡丹作為富貴之花,自然有王者風範,只是,牡丹雖好,還須綠葉扶持,而且,牡丹花下風流冤魂不少!
 
菊花秋祭最淒涼
水陸草木之花,可愛者甚繁,陶淵明獨愛菊,他隱居南山,採菊東籬下,一派孤寂落魄;悲愴詩詞人李清照人比黃花瘦,終日尋尋覓覓,陶李固堪同情,最惹人哀慟是秋祭的時花,正是: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
 
蘭花君子劍腹藏
花中四君子之一,然而,君子有真君子,也有偽君子,偽君子有時比小人還差,如岳不群之類,口蜜腹劍,為了僻邪劍譜,喪盡天良。 蘭花又令人想起受欺侮凌辱的女性,受風侵雨打的弱蘭,寧不教人嗟嘆乎?
 
月季帶刺易受傷 
玫瑰在中國稱作月季,這株俗稱愛情之花,備受女士喜歡,可惜花枝帶刺,試問有誰敢去採摘?為博紅顏一笑,豪買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不破產才怪?倘若一時間把持不定沾惹了越南玫瑰,肯定成了容易受傷的男人。
 
杜鵑子規啼血亡
杜鵑既是花名又是鳥名。「三月殘花夜更開,小簷日日燕歸來,子規半夜猶啼血,不信東風喚不回。」望帝呀望帝!你既然仿效堯舜把皇位禪讓,嫁出的女終是潑出的水,後悔有甚麼用?任你哭出血來,失去的東西是不會復回的。
 
荷花結子苦盡嚐
荷花蓮花也,周敦頤所鍾愛者,愛其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而且香遠益淸。 荷塘月色下,芙蓉仙子懷胎結子,其子必苦澀連連,宛如人生,何必藕斷絲連呢?
 
茶花女子交際
原產於中國,後傳至歐洲,不料成為小仲馬名著《茶花女》,鄉村姑娘襟上戴著山茶花,周旋於上流社會之中,穿梭在達官貴人之間,目的為了釣金龜,須知道,山雞焉能變鳳凰?
 
桂花孤單伴月光
「八月桂花遍地開,鮮紅旗幟竪起來 」,桂花是革命之花,可惜卻未能扭轉自己的命運,在八月十五月亮份外圓的時候,清冷月殿那株桂花樹顯得特別可憐,她一面要陪伴寂寞嫦娥,打發無聊日子,一面還要忍受吳剛無情斫伐,苦不堪言。
 
水仙只宜品茶香
雖然香氣四溢,水仙倘若身軀長得過高,宛如一棵棵大蔥,大煞風景,而且垂頭喪氣,一點也不好看,還是把它配製成茶葉最好,才能令人齒頰留香,回味無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