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3日

落閘是誰之責


香港政改第二步曲終於有了方向,人大常委會對香港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定出了終極框架,就是最多只容許2-3人出閘參與候選,有關的候選人必須得到由1200名來自四個組別組成的推選委員會過半數成員推舉,假如,政府日後根據人大常委會設定的框架所提出的政改方案得不到立法會三分之二議員同意,那麼,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須按照上一屆梁振英對唐英年競選那一屆辦法施行。 以上一言以蔽之,阿爺落了鐵閘。

人大決定公佈之後,李飛代表阿爺發了狠話,在兩日之內,人們看到反對派一副一副激動的面孔,有的暴跳如雷,有的如喪考妣,有的破口大罵,也有的面上陰晴不定,聲言以綑綁式方法否決政府稍後的跟進法案,佔中三子更加揚言要推動一波又一波的抗議行動。 到底政改出了甚麼問題?責任誰屬?反對派(恕我不能再稱他們為民主派,因為自黑金事件後,他們不配)這幾年來爭取為自己度身訂造的方案徹底破滅,他們挾港自重,引夷逼宮,胡亂開價,一再錯失談判機會,既無政治智慧,又無理性,除了把政改之局攪亂之外,還把中央逼到無路可退。 向人索取東西,從來都是詐嬌才能納福,那有惡言威脅之理? 老子道德經有一段話:「將欲奪之,必固與之,是為微明。柔弱勝剛強。」它的意思是:如要爭取它,必定先給與它,這是顯淺道理,從來,柔弱勝過剛強。 反對派有那麼多的有識之士,可惜連簡單道理也不懂。

估中三子鼓吹違法行動,冀以破壞、癱瘓本港賴以生存的金融的核心場所,從而向中央提出索求,迫使中央就範,效果適得其反,成為特大輸家。 阿爺橫起了心,特區政府做好了準備,我想,他們的行動是無法得逞的。 今後何去何從?正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既然無法挽狂瀾於既倒,不如及早回頭,此其時矣!無謂教壞下一代,更加無謂置香港於萬劫不復之地。

當年自由黨李鵬飛、田北俊、劉健儀;民建聯曾鈺成;民主黨何俊仁......等等,都曾經為自己或為他們的政黨選舉失利而辭去主席之職,以彰顯他們敢於承擔責任的勇氣,今天,反對派們,你們口口聲聲為民請命,結果却如斯慘敗,把政改弄到一個無法折返的死胡同,請問是否需要承擔責任?是否需要在各自不同的範疇或崗位上提出辭職,以體現你們的行動毫無自私自利和勇於承擔精神。 否則,並且繼續施行違反大多數人意願的舉措,否決政改方案,剝奪港人百年來首次一人一票選舉領導人的權利,那不但非港人之福,你們的行徑將受到歷史的譴責和審判。

為香港的福祉,為我們下一代,好好想一想吧,拜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