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6日

哎!瘋


無意中在儲藏室找到一本棄用已久的字典,只見它靜靜地躺在一箱書籍當中,啊!是《辭源》,久違了。 此時,內心一陣無名雀躍,彷彿他鄉遇到故知,我忙不迭打開嚴重發黃的字典,看到扉頁寫著,「購於一九七二年二月十九日」,嘿!歷史悠久呵!隨意翻開內頁,一個斗大的「瘋」字赫然跳入眼簾,其注釋:[瘋]夫翁切音風東韻,一頭病也,亦稱頭風病;二俗以癲狂為瘋,神經病之重者。

端著又厚又重的字典,我惘然站立於一旁,手中物件散滿一地而不察,怎麼會這樣巧合?這幾天腦海經常出現一個「瘋」字,總是揮之不去,我反覆思索是甚麼緣故,或許是近期此地不少瘋狂事情看在眼裡、入了腦中、記在心上,條件反射下出現視覺聽覺綜合污染症候群反應,今天,想不到腦海中的「瘋」和字典中隨意翻到的「瘋」不期而遇。

哎瘋 6 6 plus,引起全城哄搶,因為炒賣可得到豐厚利潤!發售那一天,我剛好去位於某大型商場的一家酒樓品茗,酒家隣近有一家哎瘋專門店,清晨時氛,商場通道密密麻麻擠滿著人,他們都為著新型號手機血拼而來,品茗完了步出酒家,專門店門口聚集的人比剛才還多,當中有幾個漢子,每人手中拿著一疊厚厚的鈔票,全部是一千元面額,目測至少有十萬元之譜,此時,迎面走來一個男人,他問我:「你的手機賣嗎?」我搖搖頭:「不!我是過路的」,說完,我費勁撥開人群逃離現場,忽然間,一陣吵鬧聲傳來,回頭一看,似乎有人在打架,我不禁暗嘆一聲,哎!瘋。

一個忘年的舊情侶復合消息傳出後,不管是真是假,全城竟然隨之起舞。 男人比女人年齡足足小十多歲,女的剛離婚不久,男的也離婚兩年多些,當年他們走到一起,是典型的老妻少夫結合,那時候,男人已被人大罵瘋子。 後來兩人分手,男婚女嫁,各自精彩,想不到多年後又癲狂一次,可見兩人都是神經病之重者。 本來,男歡女愛,干卿底事?況且年齡不是問題,奈何世俗眼光折射過來,藩籬不易衝破。 我又不禁暗嘆一聲,哎!瘋。

說起來,鋒這個字真有點邪門,它似乎跟瘋癲有著不解之緣。射雕英雄傳》裡面有個西毒歐陽鋒被黃蓉捉弄,倒轉修習九陰真經,以至經脈逆轉,走火入魔,瘋瘋癲癲,最後,在第二次華山論劍時與死敵北丐洪七公大戰後相擁而死。 另外,近期出現一個既癡又瘋的小子,在父親及黑心長輩精心調教下,更是瘋狂逼人,荒廢學業之餘,四處尋釁滋事,實行仿效哪咤鬧海。 我還是不禁暗嘆一聲,哎!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