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30日

柴犬物語之射激牆與糞鬥地

登臨送目,已屆中秋
 
 
儒雅之風
 
 
顧影自憐
 
東洋味濃厚
 
一束剪影
 

柴犬小子年届周歲有餘,按犬類計,已屬青少之年。 小子長得挺拔,器宇軒昂,英姿勃發,討人愛戴,細觀其貌,耳呈三角之狀,眼含琥珀之光,鼻如油墨之漆。 小子乃父為冠軍犬隻,根據父是英雄兒好漢血統論斷,小子應非泛泛之輩。 至為可喜者,此犬深懂人性,沉默忠心,護家護主始終不怠慢。

中元之日,天將既白,雞鳴過後,梳洗停當,取出繩索,牽引小子出外散步,其時晨光乍現,大雨稍停,天朗氣清,方時剛過立秋,惟此處屬低緯度之地,故晨風襲來,暑氣未散,行不及百步,已感悶熱難當。小子一身紅色毛髮,暑天下步行倍加難受,舌頭早已外引,藉以散熱消暑,縱觀如此,小子仍然好動生猛,非用力拉扯不能遏阻其向前步伐。

人犬同抵路旁一處荒園,小子俯首一輪搜索,四處聞聞,即連番翹腿向牆壁撒尿,每射之處,必與往日同,位置幾乎分厘不差,足見此犬記性特強,亦顯其雄霸山頭、勇佔地盤個性,犬日經此牆壁,必重複此動作,余循例以隨帶清水噴灑潔淨,人犬習以為常,從無間斷,余故謔稱圍牆爲「射激牆」。

行行復行行,至公園外圍一道林蔭小徑,此處原已是清幽恬靜,晨光稀微時分行人更為稀疏,故爲遛犬最佳之地,小徑之內有犬隻糞便收集箱,供犬主檢糞後棄盛之用,以保環境清潔,亦足顯示當局注重城市衛生一片苦心。小子每日路經此地,亦必於附近徘徊,覓地如廁,當其團團打轉,彎腰駝背,仰頭朝天,即為內急之意,每見及此,余立時將舊日報紙鋪墊地上,小子準確無誤排出糞便於紙上,大事完畢,余即拾起復抛於收集箱中,乾淨利落,人犬配合天衣無縫,小子隨即輕鬆前行,脫繮奔馳,每日重複如是,余故謔笑此地為「糞鬥地」。

特以此文悼念日前被港鐵列車撞斃唐狗「未雪」。

由來獵犬終須山上喪

何故未雪無端輪下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