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29日

東風壓倒西風


「天兔」吹襲香港,惹來虛驚一場,此風被渲染過度,誰知「臨場交白卷,上陣冇料到」。 今按下「天兔」不表,原來香港每年吹東風的日子特別多,冬天經常吹強烈東北季候風,夏天吹和緩東南風,一個強烈,一個和緩,高低立見。 曹雪芹在《紅樓夢》中寫道:「但凡家庭之事,不是東風壓倒西風,便是西風壓倒東風。」後來,毛澤東引用其中一句「東風壓倒西風」,比喻當時東西方冷戰格局,此語也因而得以廣泛流傳。


有一段時間,KM住在港島東區,大廈臨海建於山坡之上,陽台朝東,由於地勢高,經常飽受東風吹襲之苦,風起的時候,耳邊聽到盡是嗚嗚嘶叫,風從門窗縫隙吹進來,聲音高亢尖銳而持續,聽覺非常難受,門窗即使緊閉,風仍無孔不入,應證了「世間哪有不透風的牆」這句老話。


有一年,有個颱風吹襲香港,風的名字叫「達維」。 那是典型熱帶風暴,自菲律賓形成,掠過臺灣後拐彎從東北而來, 闖進警界圈後一直賴着不走,停留時間超過四十八小時,報載是十四年來逗留本港最長時間的風暴,我戲謔風如其名:「達」到卻「維」持不走。


這次「達維」的吹襲香港,天文台雖然沒有懸掛八號風球信號,但他它挾著強烈東北季候風,其風力之大是「天兔」沒法比擬的,也騷擾我家兩日兩夜之久,期間住所到處都聽到它在呼嘯,向海的門窗和冷氣機注滿雨水,雨水夾雜着泥沙如絲如缐「涉」進來,廳房全被弄得骯髒一片,十足工地一樣,害得全家整天價日不停「索水」,陽台因為朝向東,風聲呼呼宛如天崩地裂,坐在客廳,家人要很靠近才聽到對方說甚麼。


「達維」第一天光臨的時候,風力雖然時大時小,但是陽光普照,我站在陽台上看「風景」,這是如假包換的颱風景象。只見海峽那邊的遠山,一片鬱鬱蔥蔥,山腳下的新發展區一幢一幢新蓋的高層住宅,在海岸邊整齊排列着,在陽光下,窗户的玻璃反射出耀眼的光芒,要不是身旁東風緊俏,誰會相信明媚陽光下風暴已然降臨。

 

在東北風吹襲之下,整個鯉魚門海峽白浪滔滔,巨浪一個接一個不斷湧向堤岸,忽然間,有一個巨浪沖上了石灘,掀起十多呎高的浪花,情境別有詩情畫意,我頓時想起「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名句。 這堆岩石,平時是垂釣的地方,今天它肩負了阻擋大浪進襲的責任,就像一個稱職將軍緊守門户,力挽狂瀾。 其實,大浪也不是好惹的,不斷向岩石組織攻擊,而每次攻擊必捲起無數半天高的浪花,兩股勢力在相互搏鬥持,爭持不下。我支持堅守崗位、力抗外力侵襲的岩石,故而向它贊嘆:不畏狂風迎面打,難向巨浪讓半分!


在那段看海日子裡,我終於體會了強勁東風威力,真正了解到「東風壓倒西風」的真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