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7日

《人民的名義》中的萬曆十五年


《人民的名義》潛藏最深的腐敗份子是政法書記高育良,這個老狐狸未失德之前是一個學者,在漢中大學教授法學,從政後靠鑽營當上京州市委書記,省會城市第一把手,位高權重,有誰不來依附?有誰不來巴結? 最初,高育良還有丁點文人風骨,拒絕受賄,趙瑞龍用了「三子」之中的銀子和房子都無法打動他,最後他用了第三子--女子,才把這個污吏撼倒了。 

為了擒下高育良祁同偉兩師徒,深謀遠慮的趙瑞龍在鄉間找來一對美麗雙胞胎姊妹,滿腳泥巴的姐妹經過刻意訓練,姐姐厲害而風情萬種,妹妹婉麗而善解人意,秘密武器練成後,趙瑞龍把姐姐高小琴充當公安局局長祁同偉的情婦,妹妹高小鳳則去迷惑高育良。 高育良的原配妻子是明史專家,在耳濡目染之下,高育良對《萬曆十五年》這本書特別有研究,趙瑞龍為了使高小鳳能夠接近高育良,找來《萬曆十五年》給高小鳳看,命她要詳加閱讀,限日背熟。 一切部署停當之後,趙瑞龍安排高小鳳和高育良見面,老高見到小高年紀輕輕竟然熟悉這本書大感意外,因而特別投緣,溫柔鄉終是英雄塚,美女加《萬曆十五年》就拿下一名高級幹部,這是劇集的魔鬼情節,也是吊譎之處,實在耐人尋味。 

到底這本書有甚麼魔力?我被弄得有點迷糊。 十多年來,我經常去書店看書買書,每看到黃仁宇先生的《萬曆十五年》,總是翻翻而沒有詳細閱讀,更加沒有把它買回家,因為我知道萬曆十五年只是明神宗治下的一個普通年份,好像沒有大事發生,只是文武雙星殞落,文是忠臣海瑞,武是良將戚繼光。 與此同時,首輔張居正死去多年,明神宗有如甩繩馬騮,無拘無束,不知是龍體出現毛病還是和臣子堵氣個不亦樂乎,竟然開啟了長達三十年不上朝的怪異行徑,可謂是中國第一號懶惰皇帝。 不過,話說回來,此君真是行運行到腳趾尾,四十八年無驚無險,又到終點,平平安安,認真疏肝,在位期間,儘管北方的女真、東方的倭寇不時相擾,但只要派兵鎮壓,又搞定了。 

後來,我決心去了解黃仁宇先生寫《萬曆十五年》的動機,在網上查找一通後,似乎不甚瞭解,只知道此書是在上世紀七十代中期用英文寫成及在美國發表,然後由自己翻譯成中文本,內地改革開放後,中文本才進入中國市場。 我不明白《人民的名義》劇作者為何要拿這本書說事,又把它作為攻陷高育良的關鍵?相信只有他才知。 

不少史學家都認為自張居正死後,明神宗開始長時間沒有覊絆的無為而治,是導致明朝走向衰敗最終滅亡的原因,而萬曆十五年(1587)正正是步向死亡的起點。 七十年代中期,毛澤東等領導人相繼逝世,中國何去何從,是撥亂反正從此變得繁榮昌盛?抑或將軍一去大樹凋零呢?這是當時海內外中國人最關心的事情,不知道黃仁宇先生是不是用《萬曆十五年》這本書對中國當局有所進言? 不過可以放心的,幾十年後的今天,中國已經重新崛起,國家變得前所未有的強大,明神宗帶給國家的災難並沒有在今天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