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8日

不在其位,立亂咁吠


《論語泰伯第八》:「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意思即係:如果唔喺果個位置上,就唔應該參與位置上嘅事務。 孔子呢個提法含有名份論點,奉勸世人要緊守本份,唔好逾越規矩,唔好說三道四。 孔子同樣嘅論述,喺《子路第十三》都講過:「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事不成,則禮樂不興,禮樂不興,則刑罰不中,刑罰不中,則民無所錯手足。」佢呢番說話更加深入剖析名份嘅重要性。


當年,中英開展香港前途談判,時任國防部長曾經對記者講(大概):香港回歸後,中國未決定是否駐軍,換言之,駐軍問題有得傾。記者朋友聽到之後,如獲至寶,即刻大字標題報道出來。 此事好快比鄧大人知道咗,佢老人家立即對新聞界作出澄清,話回歸後中國一定會響香港駐軍,以體現主權,仲鬧有人胡說八道。 原來,中英談判桌上,對接單位係外交部,當然,仲有總書記同鄧大人,國防部長儘管地位顯赫,喺呢件事上佢不在其位,當然不能謀其政,名不正,言點會順呢?


紫荊衙門首任長官脚痛離開位置之後,除咗國慶日或者回歸日見到佢老人家之外,其餘日子鮮見一面,更加唔會聽到佢就衙門之事噏三噏四,完全比繼任人自由發揮。 做好呢份工嘅第二任長官,學足前任,離任至今亦都冇就衙門事務出過聲。 可見兩位都深諳「不在其位,不謀其政」道理,所以,喺呢方面值得鼓掌。


不過,唔係每一個人都識得咁做,回歸之後,有幾個退休官差特別鍾意指手畫腳。 其中,有一個以為自己係良心代表,成日不甘雌伏,不時走出來亂噏廿四,來來去去都係果幾句,三幅被,毫無新意。 另一個,在職時渾渾噩噩,退休後竟然脫胎換骨,變成一士諤諤,仲帶隊遊街添,咁叻,當日唔使每週一鑊啦。 又有一個,在任時候只不過係芝麻官,負責睇天,當年幾時有拋頭露面,更難得聽到佢之高見,殊不知退休後,忽然做咗環保大使,又乜又七,直情估你唔到。 仲有一個更加離譜,咬糧後,由吏部主薄搖身變成脷部尚書,一日靠把口搵食,直情當正自己係高人,指指點點,凡衙門有乜依郁,佢老人家一定口水花亂噴,對前朝、對舊僚插到飛起,佢咁嘅款真係乞人憎,不知所謂。


真唔明白呢班人點諗?既然退咗休,冇晒身份,冇晒位置,咪好好享受人生囉,何必再亂嗡無謂?成日非議前科,責難今朝,正一「不在其位,立亂咁吠」,佢地用今天的我去打倒昨天的我,予人印象極差,何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