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9日

闊別重來

闊別重來

文章日期:07/19/2013 03:07 pm


自從寫了《真心朋友》後,即闊別雅虎博客,一晃多月,今天重新翻開我的網誌,看到不少留言,當中不乏經常互訪的網友,了解我為何沒有新文上載?究竟有甚麼動向?也有網友留下祝福寄語。謝謝大家的關心,除了北韓威脅開戰那幾天身在南韓首爾和去過一次旅行外,我不曾離開香港。




那麼為何停筆多時呢?其實原因並無特別,只是爾來家中來了一個「小傢伙」,為招呼此子,我整天鎮日忘個不亦樂乎, 此其一也,相關趣事有機會時與各位分享,其二是眼疾復發。


 

某天早上起來,左眼一片迷糊,當初還以為睡眼惺忪,狂貶之下,物件仍是若隱若現,打開電腦,屏幕的光線,非常刺眼難受,如是者兩天中毫無起色,急忙找醫生診治,前年看過我的某眼科中心X醫生自然是這次求醫的對象。 在診所,驗光師先替我檢驗眼睛,繼而放大瞳孔讓醫生檢查眼底,十多分鐘後醫生說:「飛蚊症顯示玻璃體渾濁、視網神經拉得很緊,最終可能會令視網膜脫離、有初步的白內障、虹膜還有點發炎。」我的天,眼睛的毛病幾乎都有了,但主要原因,卻不得而知,最後,醫生給我兩小瓶類固醇眼藥水。




第二周復診,首先又是檢驗眼睛和放大瞳孔檢查眼底,搞了十多分鐘時間,那醫生面有猶豫,告訴我:像我這種情況,他的醫務所一年也碰不到十宗。聽他這般說,我嚇一跳,醫生接著說:「我介紹我的同事Y醫生給你,他檢查眼底非常有經驗,你下午再來吧。」




下午,護士再次放大瞳孔讓Y醫生檢查,Y醫生除了複述X醫生的診斷之外,說我的免疫系統失調,系統誤以為眼睛有細菌入侵,故不斷向眼球發動攻擊,遂令眼睛感到矇矓。 其後,X醫生配了一周份量的類固醇藥丸和眼藥水給我。




第三周復診,循例放大瞳孔觀察眼底後,Y醫生認為眼睛沒有惡化,估計沒有甚麼大礙,但為了安全,要我驗血測試某些指標,看看有沒有細菌。樓上的化驗所開出化驗費用,昂貴得令我咋舌,最令人啼笑皆非者,莫過於那化驗師問我Y醫生是否很年青,他還認為很多的測試是沒有必要,最低限度現階段不是急需的。 我回到診所問Y醫生,醫生大筆一揮,刪去大部份項目,吩咐我兩周後復診看報告。




第五周復診,Y醫生說情況有所改善,相信會慢慢復元,也無需再作進一步治理,叫我繼續滴眼藥水。 我問報告結果如何?Y醫生用眼睛瞄了護士一眼,護士手頭只有一頁報告,是測驗免疫系統的,化驗結果穩定,我追問其他的測試結果,Y醫生說他看過報告,沒事。 我要求取回全部報告,他無法交出來,只好叫我到登記處等候,我估計這期間護士去尋找失落的報告或者向化驗所告急要求再送報告,等候了半小時,護士才給我其餘報告。




弄了兩個多月,我的眼睛到底出現了甚麼毛病,至今還是一個謎,雖然左眼朦朧的情況沒有惡化,為了保護這扇靈魂之窗,看來我要到公立醫院排期,或者另請高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