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5日

既生瑜,何生亮?

既生瑜,何生亮?

文章日期:01/25/2013 06:35 pm

近日呆坐家中,百無聊賴,既懶得看書,又疏於上網,惟獨得有機會正式地、全部地看了大導演吳宇森的力作:電影《赤壁之戰》(兩集)。不看由自可,一看氣上心頭,好端端一部曠世名著,一場以弱勝強的經典戰役被胡亂改編至體無完膚,簡直是不倫不類,不知所謂。 這或許不是導演的過錯,可能是編劇者天馬行空式的創作之過。本來,聽古不應駁古,奈何KM特別鍾愛《三國演義》,是以忍不住寫幾筆。


孫夫人是否名叫孫尚香,無人得知,但是,周瑜「賠了夫人又折兵」是家傳戶曉故事,孫小姐為了孫劉聯盟大義,不惜犧牲自我,委身下嫁年齡可當父親的劉備,電影中不但沒有描述和表揚,反而說她與曹營一個小兵互生情愫,實屬無稽之談。羽扇綸巾、豐采過人的周瑜,被梁朝偉演繹成為一個整天嘟長嘴巴、毫無計策的武夫,幸好,懂得顧曲的周郎,還有一個少許畫面被介紹出來,就是梁朝偉替牧童tune key一節。 真佩服編劇者之想像力,當年諸葛亮夾硬篡改曹植《銅雀臺賦》中之「攬二橋於東南兮」為擁攬大小二喬,如今編劇更加將之發揮成為是曹操揮軍南下掃蕩東吳是為私會小喬,簡直荒謬絕倫。總之,看了兩套電影,心中滿不是味兒。

赤壁之戰衍生了「既生瑜,何生亮?」這句令人感到沮喪的成語,源於周瑜看了諸葛亮來信,覽畢,仰天長歎曰:「既生瑜,何生亮?」連叫數聲而亡。雄姿英發、羽扇綸巾的周瑜慘被鬼計多端的孔明三氣而死,令到一代名將看不到由他奠定的三國鼎立局面、消受不到小喬對他的柔情蜜意、享受不到身為兵馬大都督的榮華富貴。凡此種種,皆拜諸葛亮所賜。甚麼一時瑜亮,說得好聽,一山焉能藏二虎?一天哪能容二日?

身為足球迷的KM,近日看報,得悉美斯又蟬聯金球獎(世界足球先生),至今,此阿根廷年青人已連續四屆奪此榮耀,可謂是前無古人,後未必有來者。每天看電視,美斯入球入不停,宛如一座入球機器,根據國際足協的報告,美斯是歷史上第一個單年(不是一個球季)入球破九十大關的足球員,以現齡只有25歲而言,美斯的足球生命還很長。與此同時,被譽為「一時瑜亮」的基斯坦奴朗拿度(C朗)卻斯人獨憔悴,連續數年屈居美斯之下,難破二奶宿命。 相信,年齡比美斯長兩年的C朗,足球成就今後要超越美斯何其難哉!

老實說,我喜歡C朗多於喜歡美斯,因為我欣賞C朗的拼搏精神,人們幾曾看過美斯浴血沙場? 但我不止一次看過C朗掛彩,甚至血流如注,倘若說C朗是一個足球硬漢,那麼,美斯只是機會主義者,換句話,如果說C朗是周瑜,那末,美斯就是諸葛亮,哎!既生瑜,何生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