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1日

只緣身在最高層

只緣身在最高層

文章日期:12/21/2012 12:21 pm

宋代名相王安石遊覽杭州,在登飛來峰的時候,寫了一首著名的詩篇:「飛來山上千尋塔,聞說雞鳴見日升,不畏浮雲遮望眼,只緣身在最高層。」(註:尋是高度和深度的量度單位,八尺為一尋,千尋形容塔建造得很高)這是一首憑藉吟詩以舒展胸懷的名作,表現了王安石施行改革的堅決心志,儘管眼前浮雲蔽日,困難重重,猶幸立身於政務的最高層,推行維新改革的決心不會動搖。幾年前,溫家寶在一次國際會議上也引述過這首詩,表達了中國和他個人的抱負。王、溫皆為一代名相,都是為了推行改革而鞠躬盡瘁,同樣備受保守勢力的阻撓。


在行政謀事來說,能廁身高層或者擠身高層,因而得以憑高望遠,舒展抱負,不失是人生奮鬥目標之一,試想一想,人若時來運到,風送藤王閣,事業上登峰造極,可以呼風喚雨,揮灑自如,內心的感覺一定非常爽快。


從居住環境而言 ,高的樓層確實比矮的樓層住的舒適,憑窗遠眺,海光山色一無遺,遇上天朗氣清的日子,視野開闊,一望無際,向下一看,大地在我腳下;抬頭一看,上與浮雲齊,敢與青山試比高,此其時胸襟自當大開,心情無比酣暢,大有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之慨,令人飄飄然。倘若天氣欠佳,霧重雲濃,四周一片白濛濛,眼前有景看不得,直如墮入百里雲障,真是大煞風景。話雖如此,能置身雲霧當中,有如置身蓬萊仙境,倒有另般情趣。


也有些人患有畏高症,既不立危牆之下,更從不站於高處,他們認為高處不勝寒,位高勢危,爬得高跌得重。他們選擇居所,以低層樓房為考慮,皆為愛好園林之假山假石和曲橋流水,我認為與此等景致為鄰,同樣感到心曠神怡。


其實,高低兩種心態都正常得很,沒有對錯之分,只有選擇之別,猶如吃飯喝粥,咸魚青菜,各有所愛。我尊重勇於攀登向上的人,明白他們要滿足自己居高的欲望;我也尊重甘居下層的人,明白他們害怕位高勢危的心態。

KM
因家事停筆經月,蒙不少網友留言關心,濃情厚誼,無以為報,特順此致謝。冬節快